直播平台热捧“少女妈妈” 不仅没脑子而且没底线

发布时间: 2018-04-04 09:09 | 来源: 中国网 | 作者: 秦金月 | 责任编辑: 秦金月

这两天,中国网中国政协频道(微信号:cppcc_china)小编被一则新闻震惊了。

先来看一组媒体标题:

平台热捧早孕网红“全网最小二胎妈妈”点击量惊人

16岁“小妈妈”被推成网红,网络平台底线在哪?

14岁早恋生子、最小二胎妈妈…这些竟被推成"网红"!

据央视新闻披露,在“快手”、“火山小视频”的网络视频直播中,充斥着大量以“未成年少女做妈妈”、“全网最小二胎妈妈”为内容的视频。这些视频,点击量高,关注度大,甚至在这样的视频平台中,形成一种风潮。更可怕的是,这些视频,还会被标注“官方推送”的字样。

这些无视伦理道德,甚至触碰法律的视频内容,是如何在直播平台上大量传播的?

智能推荐让“少女妈妈”“吸粉”无数

在“快手”APP上,19岁女孩杨清柠,是最受欢迎的网红之一。

18岁生孩子的她,和孩子的父亲王乐乐,共计拥有4500万快手粉丝,一次晒孩子的直播,能收到280万次点赞,影响力非同小可。杨清柠怀孕后,几位17、8岁的网红也争相宣布怀孕,早孕成了一种时髦。 

类似杨清柠这样的“少女妈妈”绝非少数,这些未成年妈妈大多生活在农村或小城镇,早早辍学生子,往往是奉子成婚。她们社交面窄,生活单调,渴望被关注。当发现在如此火爆的视频平台上,靠强化低龄妈妈的属性能够受到瞩目,她们掀起了争当“全网最小妈妈”、“全村最小妈妈”的风潮。

上图是一对来自农村的00后小情侣,当天是他们直播私奔的第65天。他们的账号不但没有受到限制和查封,反而两人尽情展示亲昵的视频却成为官方推送的热门,每条都有几万到几十万不等的播放量。

这位00后女生只有1000多个粉丝,并不算红。然而只要她讲述怀孕四个月、却不敢告诉父母的故事,视频就会登上官方热门,被播放几万甚至几十万次。

短视频平台的智能推荐功能成了未成年妈妈背后的推手。有媒体记者调查,在一位17岁妈妈的主页,点开一个小三角就会出现一栏“你可能感兴趣的人”。随机点开一个,出现了一位18岁妈妈。她的主页里再点一下推荐,又找到一个小妈妈。

系统源源不断地向记者推荐好友,包括一个叫“04年的小妈咪”。她写道:13岁的孕妈妈。有经验的姐姐们教教我怎么生孩子,怕疼。

平台不但没有对此进行处理,竟然还将相关内容推荐给其他用户。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副研究员洪明认为,“未婚少女妈妈”现象被包装成为一种网络产品,在某些网站、app里传播流传,满足公共低级需求,背后肯定有支持者。他们主要出于两个不正常的目的,一是通过围观、点击从而盈利;第二,APP创造者本身的价值观有可能是反主流的,或者是不健康的。从未成年人身心健康发展的角度,需要网络监管部门加强管理。

在事件曝光之后,4月1日凌晨,被点名的快手在官方微博上做出回应,称进行了全站清查,查删封禁了一批视频和账号,同时关闭推荐功能,升级人工智能识别系统,加强核查。

“少女妈妈”应该让谁感到羞耻?

从法律角度说,未成年人当“妈妈”,存在巨大的法律风险。根据《婚姻法》规定,没有达到法定结婚年龄的人,即使按照习俗举办婚礼乃至生了孩子,并不属于法定上的结婚,而是属于同居关系,他们的“婚姻”不受法律保护。而且,根据《刑法》以及相关的司法解释的规定,与未满14周岁的少女发生性关系,不管女孩是否自愿,均按强奸罪论处。如果“未成年妈妈”第一次发生性关系时未满14周岁,而他们“老公”当时已满14周岁,要以强奸罪追究他们“老公”的刑事责任。

无论是从道德层面,还是从法律层面,这些“少女妈妈”都不应该受到追捧。尽管相关的短视频平台已经开始整改,不过,处于风口浪尖的“少女妈妈”们是否也应该反思自己的行为?

可惜的是,这些成为网红的“少女妈妈”似乎并不认为自己的行为存在任何不妥之处,相反,她们以此为荣,小小年纪就成了妈妈,可以更早一步成为“人生赢家”。

一方面,小编为这些少女“捉急”,人生赢家一定要稳稳当当、周周正正走好人生路;另一方面,相关教育部门和监护人应该切实负起责任;当然,我们也不指望黑心的网络推手和商家在道德谴责下能够全盘改正,所以各方务必拿起法律武器。


所以,“少女妈妈”能凭借直播成为“人生赢家”吗?知乎网友“小黑叔叔”的评论具有代表性:“围观的人不过看个猎奇,别引以为荣了。

有媒体评论认为,这些不到婚龄的“夫妻”或父母的出现,暴露了多方面的社会职能缺陷。从家庭、学校到社会,对于这个特殊群体的存在都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这方面的长期系统性建设亟待跟进。

“少女妈妈”直播,底线在哪里?

互联网时代的开放性和价值多元化,给未成年人的保护和教育增添了难度。

不仅“少女妈妈”没脑子,而且直播平台没底线。

2016年,多家从事网络表演的主要企业负责人曾共同发布《北京网络直播行业自律公约》,承诺所有主播必须实名认证,不为18岁以下的未成年人提供主播注册通道。然而,现实并不尽如人意。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肃南县裕固族自治县第一中学教师贺颖春接受采访时说,“我身边、当地就有学生在做直播,有些孩子对网络直播有些错误的认识,导致这些孩子是迷信这个的,毁了自己的前程的孩子可是有的。我觉得国家应该出台一些条例,在监管和规范这方面还需要加强。”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王永杰律师认为,“未成年人特别是幼女生育,对其身心发展极为不利,但这些直播平台上发布的‘网红’视频的广泛传播却可能刺激、引诱一部分低龄、心智尚不成熟、缺乏足够社会经验和辨识力的年轻女孩生育,从而影响她们的未来人生。”

虽然法律并未作出明确规定,但“未成年人怀孕”本身属极为敏感的、有违公序良俗的网络信息内容,不应当在互联网公开传播。有关部门应严肃排查平台,追究责任,并依据相关法规,建立并落实黑名单管理制度,对违法用户限制、禁止发布信息。

今年2月1日,武汉施行的《武汉市未成年人保护条例》规定,视频直播网站聘请未成年人担任主播或者为未成年人提供主播注册通道,应当征得未成年人的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的同意。

武汉的做法,或许值得其他城市的借鉴。

资料来源:央视新闻、未来网、深圳晚报、中国新闻网、长江网、新京报、知乎等


推荐阅读:

盲人歌手银行办卡遭拒 推行 “无障碍”不仅在环境更要在人心

投资16亿扶贫路刷层涂料就算整改? 甘肃省交通运输厅回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