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德仁在全国政协常委会上就渤海环境保护提出建议

发布时间: 2018-08-29 13:52 | 来源: 中国网 | 作者: 佚名 | 责任编辑: 李培刚

编者按:全国政协十三届常委会第三次会议于8月20日—22日在北京召开,议题为“污染防治中存在的问题和建议”。会前,按照夏德仁的部署,辽宁省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在高科副主席的带领下,先后赴大连、营口、盘锦等市就环渤海地区海洋生态环境保护工作开展调研,并征求有关专家意见,形成了《关于环渤海地区海洋生态环境保护与治理工作的报告》,报送全国政协。8月20日下午,在全国政协十三届常委会第三次会议第二专题讨论会上,夏德仁主席作了关于加强环渤海地区海洋生态环境保护与治理的重点发言。全国政协主席汪洋参加了本次讨论并作讲话,全国政协副主席夏宝龙、李斌参加了分组讨论。

夏德仁:渤海环境保护存在的问题与建议

——在全国政协十三届常委会第三次会议

专题讨论中的发言

今天上午韩正副总理在报告中提到渤海环境保护和治理问题,十分重要,值得关注。我长期在沿海地区工作,有两点深切体会:

第一,大家对渤海环境治理面临的严峻形势估计不足。站在省市的局部看渤海,面朝大海,海阔天空,好像环境容量很大甚至无限大,即使有一些污染,也可以被巨大的海洋消化,没有太大问题。实际上这是一种误解,渤海的环境承载力很弱,渤海与其他海域不一样,它是一个半封闭的内海,是一个口袋型,袋口狭窄,海水与外海的海水交换一次需要很长时间,有人说需要50年,有人说需要100年,有人说需要200年,我没有核实,反正是需要很长时间。围绕渤海三省一市,近两亿人口,几条大河入海,每年数以十亿吨的城市污水注入,到处可见围海造地,各地区经济快速发展,在充分利用渤海的巨大海洋资源的同时,也给渤海带来了灾难性的污染。韩正副总理上午说长江目前的生态级别已经达到了“无鱼级”,我看渤海目前也差不多达到了“无鱼级”。我小时候,渤海的鱼虾蟹贝类十分丰富,应有尽有,但最近这些年我们能够看到什么?前天我在大连接待巴基斯坦客人,宴会时上了一盘“渤海刀鱼”,我一尝不是那个味道,肯定不是在渤海里打捞出来的,因为渤海湾实际上已经打不出什么鱼了,再过几年渤海能否成为“死海”我不敢说,但是达到“无鱼级”的生态水平我看是可能的,所以渤海的环境保护和治理形势是十分严峻的。

第二,大家对渤海环境保护和治理缺乏积极性和主动性。首先环渤海地区的三省一市发展的压力很大,其他沿海地区,如长三角、珠三角现在已渡过了经济转型期,特别是中央要求长江经济带不搞大开发,要搞大保护,所以发展的压力不大。但辽东半岛、山东半岛、河北和天津正处在振兴发展的关键时期,结构调整需要重大项目投资,大量的项目又是依托沿海的钢铁、石油化工、造船、重大装备项目,也包括其他涉及海洋经济的产业。当然,现在上项目都有产业规划和环境评价,但是这些规划和环评,基本都是从局部出发,缺乏对渤海总体生态平衡的考虑,从而产生“合法叠加”,即局部合理合法,但累计到一起,就会从量变到质变,造成渤海生态危局。上午韩正副总理讲长江沿岸工业厂房、烟囱林立,我看环渤海沿岸也差不多这样了,能用的岸线基本用上了,空间不够,就填海造地。我并不是说填海造地不对,世界发达的港口城市,没有不填海的,如东京湾一带。但是缺乏规划,盲目无序的填海,肯定破坏海洋的自然生态环境。另一方面,由于渤海环境保护和治理缺乏统一协调机制和系统完备的法律规章,所以各省市政府没有减少和治理污染的积极性,甚至有一种“谁治污谁吃亏”“谁排污谁受益”的潜意识。目前还没有看到各省市为挽救渤海生态困境而出台切实可行的政策举措。

由此可以得出结论,解决渤海环境污染问题,单靠地方政府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必须上升到国家层面,统筹治理,我有几点建议:

一是要有专人管。现在也有部门在管,但职能交叉,责任不清,都在管,但谁都说了不算。建议国家明确一个部门或组建一个部门专事渤海环境治理。

二是要有统一规划。渤海沿岸,能干什么,不能干什么,应当有一个国家层面的规划,特别是要有一个权威性的海岸线功能规划,哪些岸线可以搞港口工业,哪些岸线可以搞海水养殖,哪些岸线可以搞海滨旅游,哪些岸线什么都不能够搞,必须保护下来的,由此确定负面清单,划出生态红线。

三是要确定排污限额和标准。合理确定各省市每年向渤海的排污限额和标准,将其作为一个指令性指标,列入各地经济社会发展计划,并进行严格考核。

四是条件成熟时应当立法。出台《渤海环境保护法》,用法律手段来保护渤海环境。

最后说一下关于渤海概念界定问题。现在人们容易把“渤海湾”混同于“渤海”,其实渤海包括“渤海湾”“辽东湾”“莱州湾”等海域。我的发言中的“渤海”是一个总体概念,“渤海湾”仅仅是其中一部分。我也建议今后在研究这一问题时,要有一个明确的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