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政协“推进康养产业发展”月度协商会:老年该如何安放

发布时间: 2017-12-21 09:49 | 来源: 湖北日报 | 作者: 张辉 | 责任编辑: 王静

12月20日,湖北省政协“推进我省康养产业发展”月度协商会现场。

热点聚焦

12月20日,62岁的薛永忠,意外地坐上了省政协协商会场圆桌发言席。

薛老本在黄石金山老年公寓义务负责管理工作。11月,《楚天都市报》一则召开“推进我省健康养老产业发展”座谈会的消息,让他为之激动。手拿剪报和10条意见,自费从大冶乘动车赶到省政协办公厅,就为说说心里话。

养老,就是这样的重大民生,被人民群众时刻关注着。

习近平总书记说,人民健康是民族昌盛和国家富强的重要标志。党的十九大也提出,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构建养老、孝老、敬老政策体系和社会环境,推进医养结合,加快老龄事业和产业发展。

我省在行动,但压力不小。截至2016年底,我省60周岁及以上常住人口达到1072万,占常住人口的18.22%,高出全国平均水平。

省政协委员和群众代表认为,家庭养老模式独木难支,积极推进健康养老产业快速发展已成“健康中国”建设当务之急。而认知水平不够、顶层设计不够、对养老需求的科学分析和精准定位不够等短板问题,制约着我省康养产业的快速发展。

“我们的老年,该如何去安放?”座谈会上,委员们不仅提出了问题,更为共建共享更加美好的生活积极建言。

“什么时候像重视孩子一样重视老人,就好了”

对策:把康养产业作为重大公共建设,促其成为新的经济增长点

“银发浪潮”奔涌而来,各级政协十分关注,纷纷深入调研。

这两件事就是调研所遇:随机走访江夏一家社会养老机构,遇到一位80多岁的老太太,正拿着饭盒和几个老人有说有笑地去食堂。她说要早点儿吃饭,以免错过十九大的重要新闻。老人儿子境况很好,但她坚持要来这里养老,一呆就是10多年。还有一次,到了某市,当地政府不知找哪个领导来汇报。康养产业涉及面广,没有抓总的领导。

老人送到养老院是不孝吗?

医养结合就是“养老院+医院”吗?

各级各部门的重视程度和社会公众的认知水平,是否跟上了?

社会在进步。传统养老观点、养老行为、养老方式也在变化,甚至颠覆。

赛大富常委说,我们应认识到,银发浪潮“危”中有“机”。抓好了,完全可以成为湖北新的经济增长点。

他建议,加强顶层设计,将发展包括康养在内的养老产业作为重大公共建设,在思想上战略上高度重视。明确由省政府主要领导负责康养产业,并指定牵头部门,建立部门联席会议制度,加大工作统筹力度。坚持政府主导、市场导向,在健全和完善社会保障体系的同时,通过规划引领、政策导向、措施驱动,充分利用市场力量解决养老难题。“应当把康养产业作为我省产业发展的重要方向、经济转型的重要抓手,优先布局,重点谋划,高位规划。”刘建平委员建议,结合国家功能区特点,编制康养产业总体规划和行动计划;全面梳理、对接国务院印发的《关于促进健康服务业发展的若干意见》等政策文件,研究出台实施意见,建立康养产业发展专项资金等。“什么时候像重视孩子一样重视老人,就好了。”薛永忠建议,提高康养产业的社会地位。在劳模评选,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推荐中,对老龄事业和产业有所考虑;在对地方及部门目标考核中,增加老龄事业和产业发展内容。“政府和市场,都应明确自己在康养产业发展中的角色定位。”王树忠委员建议,政府提供普惠、兜底的康养服务,而不是大包大揽。政府需要通过制定康养产业发展规划和政策,培育康养产业行业组织,监督协调康养产业各环节主体,引导社会树立务实科学的养老观念,推进我省康养产业大发展。

未富先老,未备先老,多样化养老服务需求不期而至

对策:践行以人民为中心的理念,促进产业融合发展

未富先老,未备先老,养老需求呈现多样化。

协商会上,大家认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在康养产业发展方面尤为突出。践行以人民为中心的理念,聚焦需求端,聚力供给侧,多管齐下、综合施策,促进产业融合发展,尤为迫切。“民营资本需要得到鼓励和支持!”合众优年武汉社区总经理陈小华建议,民营养老机构应与公办养老机构同等待遇,增加民营资本进入养老产业的渠道和机会;推广养老机构的公办民营和公建民营;以购买服务为主要方式,吸引民资进入“社区+服务”的居家养老服务模式。

我省一份调查显示,对恶性肿瘤晚期患者、临终期老人、失能、半失能人员而言,更多的需求是减轻痛苦、康复、护理和人文关怀。

杨少杰常委建议从六个方面着手,完善医养结合服务模式;创新办法,开展“医养结合”服务包的设计;高低搭配,构建多层次的“医养结合”服务体系;促进分流,改革医保支付范围和方式;完善试点,构建老年人长期护理保险制度;临终关怀,推进老年人临终期的姑息治疗;加强政策法制、人才培养、信息化体系建设。

“康养产业潜在市场前景广阔,资金的供给很关键。”鄢烈文委员建议,确定康养产业的归口管理,为金融扶持扫除障碍;推进金融产品创新,如制定以康养产业资产抵押担保与收费权质押的操作规范;创新金融服务活动,引导搞好康养产业的行业标准化与康养产业内部结构的完备化。

养老机构现有护理人员多为“4050”。我国开设养老服务相关专业的高职院校不足30所,我省仅1所。

针对康养人才急缺问题,徐映梅委员建议,组织专家学者编制《湖北省康养产业人才中长期发展规划》,编制《湖北省康养产业紧缺人才需求目录》,以目录为导向促进康养产业人才供需精准对接。探索建立康养从业人员职业资格制度,建立家庭-社区-医院护理—专业护理综合信息大数据平台。

“全国康养之家、健康小镇遍地开花。”郑凌委员建议,借健康养老项目扎堆咸宁市的东风,支持咸宁筹建全国第一所专业的康养职业学院“湖北康养职业学院”,为我省乃至全国康养事业发展创建示范区。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