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图片 标题图片 保护黄河万里直播行动
 
 

环保部的特急函 也是一颗定心丸

发布时间: 2017-12-08 09:01 | 来源: 中国网 | 作者: 秦金月 | 责任编辑: 秦金月

环保部发了特急函!

每天刷无数条新闻的小编,被这条消息吸引了。

据媒体报道,环保部已于12月4日向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26”城市下发《关于请做好散煤综合治理确保群众温暖过冬工作的函》特急文件,提出坚持以保障群众温暖过冬为第一原则,“进入供暖季,凡属没有完工的项目或地方,继续沿用过去的燃煤取暖方式或其他替代方式”。

图片来源:央视财经

从文件中可以看出,“2+26”城市包括北京、天津,河北省石家庄、唐山、保定、廊坊、沧州、衡水、邯郸、邢台,山西省太原、阳泉、长治、晋城,山东省济南、淄博、聊城、德州、滨州、济宁、菏泽,河南省郑州、新乡、鹤壁、安阳、焦作、濮阳和开封。

据媒体统计,目前上述城市皆开展了不同程度的气代煤行动。此外,不在“2+26”城市的山西、河北、河南三省的其他地级市也都在实施煤改气行动,不少城市也将该城部分地区划为“禁煤区”。

在“煤改气”已成大势的今天,这份特急函指明“进入供暖季,凡属没有完工的项目或地方,继续沿用过去的燃煤取暖方式或其他替代方式”,看似倒退,却得到了很多网友的支持。尤其是在雾霾天治理已经初见成效的前提下,燃煤取暖很可能会让治霾效果大打折扣。不过,在一些地区“取暖基本靠抖”的情况下,环保部的特急函无异于一颗定心丸,给了身处寒冬的人们很大的温暖。

不过,“煤改气”之下,多地遭遇“气荒”使得供暖难的问题仍然值得我们的思考。

为什么要“煤改气”?

这不是什么新问题,也不难回答。

“煤改气”首要解决的,就是人们深恶痛绝的雾霾问题。

燃煤取暖,是一种已经有上千年历史的取暖方式,但同时也是北方雾霾的主要元凶。

2017年是《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第一阶段目标的收官年,随着供暖季到来,京津冀及周边地区都在攻坚治理大气污染,“煤改气”“煤改电”的清洁取暖行动正在多个北方省市展开。

但是,这中间存在着一定问题。天然气价格上涨,一些地方拆了锅炉,但燃气管道还没铺好,很多人只能在冬日里瑟瑟发抖。

什么原因导致了“气荒”?

据媒体报道,在山西临汾等多个地区,煤改气施工进度未达要求,甚至不少地方的供暖主管道才刚刚开始铺设。

另外,与煤炭资源相比,我国天然气资源本就匮乏——我国天然气的使用总量中,有大约30%需要进口。没有大规模的“煤改气”,我国天然气供应也比较紧张。

煤走了,气却没来。这就不难解释,为什么液化天然气(LNG)的价格在飙升。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11月21日至30日,24省(区、市)LNG价格比上期上涨1243.2元升至5636.7元,涨幅达28.3%。

尤其是在“煤改气”政策实施后,天然气的需求明显增加。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10月份,天然气产量124.1亿立方米,同比增长15.4%;进口天然气581万吨,同比增长52.1%,增速比9月份加快48.2个百分点。不过,这还不能满足人们的用气需求。

如此一来,一些地方出现了天然气供应紧张的情况。

以河北省为例,11月28日起,河北省发布天然气供应橙色预警。根据《河北省天然气迎峰度冬应急预案(2017-2018)》,在迎峰度冬期间,按用户性质减供或停供天然气的顺序为:天然气化工用户、工业燃料用户、汽车用户、公共服务用户、城市供暖、居民生活用气(医院、学校等)。

橙色预警仅次于I级预警状态(红色),意味着全省供需缺口达10%至20%,并对经济社会正常运行产生较大影响。

不仅仅是河北,山西、陕西、河南等地今年都因为供应不足传出限气消息。LNG贸易及配送平台称,最近出现辽宁山东等地终端气站也出现断液现象。部分液厂出现内销情况,因客户太多,液源紧张,老客户将液厂液源抢购一空。

不仅普通居民饱受冬季停暖之苦,连医院、学校等公共基础设施也受到了影响:据报道,在接到天然气供应将受限的通知后,河北大学附属医院写了一份文件,想要向上级“求援”。院方表示,一旦限气,手术无法正常进行,将危及患者生命。

河北大学附属医院的求援信

问题如何解决?

据媒体报道,为防范液化天然气价格异常波动,确保迎峰度冬期间液化天然气市场价格基本稳定,12月1日,国家发改委发出通知,统一部署相关省区市价格主管部门立即召开液化天然气价格法规政策提醒告诫会,提醒告诫辖区内各液化天然气生产流通企业和相关社会组织,加强价格自律,规范价格行为。否则价格主管部门将依据《价格法》、《反垄断法》相关规定严肃查处。

12月4日,环保部又向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26”城市下发特急文件,提出坚持以保障群众温暖过冬为第一原则。

短期的问题解决了,长期的问题怎么办?

不可否认的是,绿色发展,清洁能源备受关注,而天然气是我国向“低碳时代”过渡的桥梁,也是短中期改善我国能源结构的最现实选择。

当然,也早已有人关注到其中存在的问题。

在2015年4月22日召开的全国政协双周协商座谈会上,全国政协委员、时任河北省副省长的秦博勇就曾表示,能源结构不合理,燃煤多、清洁能源少特别是天然气少是京津冀大气污染防治中亟须解决的首要问题,这个问题在河北尤为突出。推广天然气等清洁能源仍面临供应量瓶颈、供应价格瓶颈、供应标准瓶颈这三大瓶颈。

对此,秦博勇建议从国家层面支持京津冀加快能源结构调整步伐:一是加快推广天然气、洁净油等清洁能源。大规模增加对京津冀地区,特别是河北的天然气供应量,同时出台政策在城乡煤改气取暖供热、天然气输送管网、大型储气库和应急调峰站、天然气电源建设等方面给予适当优惠补贴,并尽快在河北供应高品质汽柴油,促进三地协同治污。二是大力发展风能、太阳能、核能等清洁能源。建议国家出台相关政策,支持河北建设清洁能源发展应用示范基地。

在2017年两会期间,多位能源领域的政协委员也呼吁,应更加注重天然气生产方式和消费方式,从用气规模和结构调整实现目标。

从实践看,目前气电项目尤其是分布式项目还存在成本高、利润差等问题。全国政协委员、协鑫集团董事长朱共山就此提出建议,国家层面应加大、加快对大型燃机国产化的研发投入,尽快掌握燃机核心技术,降低主机设备成本,降低燃机维护费用。在气价方面,落实国家天然气输配价格机制(包括城市燃气),达到气源供应应市场化、多源化。

据媒体报道,《北方地区冬季清洁取暖规划》近期将出台,要求三年以后实现替代散煤7400万吨,五年之后替代散煤1.5亿吨,集中供暖和清洁供暖比例达到50%以上,建构起完整的清洁取暖产业体系。

而《能源发展“十三五”规划》指出,到2020年天然气消费比重力争达到10%。《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战略(2016-2030)》中又提出,到2030年争取将天然气消费比重提高到15%。

可以看出,中国天然气市场还有很大提升空间。

正如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原所长戴彦德认为,在此背景下,天然气供应要利用好国内和国外两个市场。第一要加大天然气开发力度,完善天然气管道和燃气设备建设,增强自主供应能力,第二要利用国际市场,增加天然气进口。

但他同时强调,天然气开发是一个资本加抗风险的问题,需要大量资金和强抗风险能力。开发上要建立多元主体,让更多社会主体参与进来。同时,进口天然气并非小问题,它关系到能源安全、经济安全甚至国家安全。

因此,在增加天然气供给方面,政府要发挥主导作用,努力培育和管理这一市场。等市场成熟到一定程度上,让市场在资源配置发挥更好作用。

资料来源:央视财经、人民政协报、澎拜新闻、中国能源报、腾讯网等

 

推荐阅读:

为每一粒沙编上一个网址 IPv6要来了!

“村务监督委员会”的来头不小 基层监督一个不能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