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图片 标题图片 保护黄河万里直播行动
 
 

如果学前教育立法 请听听这些委员的建议

发布时间: 2017-12-01 09:39 | 来源: 中国网 | 作者: 秦金月 | 责任编辑: 秦金月

“如何保护孩子?”

近期发生的幼儿园虐童事件,让人们感到痛心的同时,也发出了这个疑问。相比于网友的大声疾呼、家长的紧张维护,从法律方面着手,推动学前教育立法,或许更能从根本上为学前教育的规范管理提供保障。

11月30日上午,教育部副部长田学军在国新办发布会上表示,要积极推进学前教育立法,教育部正在就学前教育立法进行调研,已经启动程序,为学前教育依法办园、规范管理提供法治保障。

学前教育立法,并不是一个新鲜的事物。此前已经有多位政协委员多年来坚持呼吁以法律保障学前教育健康“成长”,这些政协委员当中,不乏身处第一线的教育工作者。“政在协商”(微信号:cppcc_china)小编认为,如果要推动学前教育立法,不妨听听这些政协委员的建议。

学前教育立法势在必行

田学军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近期发生的幼儿园虐童的事情,暴露出一些地方和幼儿园仍然存在管理不善,制度不落实,执行不到位的问题。

田学军说,幼儿园发生的这样一些事情,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人民群众刚性入园需求与学前教育发展不平衡、不充分之间存在的矛盾。下一步,教育部将认真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关于办好学前教育的要求,力争在幼有所育上能够取得新的进展,准备采取五方面的措施。

一是坚持发展与质量并重,扎实推进各地实施第三期学前教育行动计划。着力化解学前教育资源不足的问题。

二是进一步制定强有力的监管措施,压实监管责任,加大督察力度,督促各地严格落实《幼儿园工作规程》,督促各类幼儿园依法依规办园,切实提高保教质量。

三是加强师德师风建设,进一步健全幼儿教师资格准入制度,严把入口关,建设一支师德高尚、热爱儿童、业务精良、结构合理的幼儿教师队伍。

四是要明确教师的行为规范。我们正在考虑制定教师的行为规范,加强教师法治教育,提高教师法治意识和底线意识。

五是积极推进学前教育立法,我们正在就学前教育立法进行调研,已经启动程序,为学前教育依法办园、规范管理提供法治保障。

其中,学前教育立法受到了人们的广泛关注。

事实上,田学军提到的多方面内容,并非新论断。

早在今年年初,全国政协委员、南京师范大学原党委书记宋永忠就提出,我国的学前教育还是整个基础教育中最薄弱的环节,长期以来基础差、欠账多,存在着明显的地区差异和城乡差异,加上二孩政策的落地,学前教育的供需矛盾和潜在压力依然存在,学前教育的整体质量依然十分严峻。要促进学前教育事业健康持续地发展,必须依靠学前教育立法。

宋永忠发现,我国的高等教育、义务教育、职业教育和民办教育等都有各自的立法保障,但是学前教育立法尚处于空白。他认为,通过学前教育立法,可确定学前教育的基本性质,政府、家庭及社会在学前教育中的责任,确定幼儿园教师的基本权利和义务,确定学前教育的成本分担机制和管理体制以及学前教育的基本质量保障机制等。

那么,具体从哪些方面推动立法进程?

多方面建言具有参考价值

我们不妨回顾一下全国政协在今年2月16日召开的第62次双周协商座谈会,会议围绕“办好学前教育”建言献策。在会上,一些政协委员给出了几方面的建议。

其一,是要重视学前教育。

各级政府要把发展学前教育纳入重要议事日程,继续加大工作力度。特别是地方政府要认真履行责任,切实抓紧抓好。要把质量问题摆在更加重要的位置,针对面临的困难和问题着力加以解决。

在这个方面,有不少委员都曾提出,要明确学前教育的性质和地位。

例如,宋永忠建议,对学前教育的性质和价值加以全面的确认。这关系到学前教育的发展可能、前景和保障,也有利于学前教育尽快走出长期滞后的局面。明确学前教育是国家公共事业,政府是发展学前教育的关键主体。公办幼儿园和普惠性民办幼儿园应该是提供学前教育的主要力量,它们都需要政府的投入和支持。

全国政协委员、辽宁省铁岭市副市长岳泽慧认为,要明确学前教育性质和地位。学前教育是国家基础教育的基础,是国民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应高度重视学前教育这个梦的“起点”,强调学前教育的公益性,明确将学前教育纳入我国基本公共服务体系。

全国政协委员、民进四川省委副主委杨建德则在这次全国政协双周会上建议,对学前教育要强化认识,提升地位。全面提高国家和社会对学前教育的认识高度,提升学前教育在整个国民教育中的地位。

其二,是多措并举扩大普惠性资源供给。

加大财政支持力度,支持企事业单位和集体办园,支持民办幼儿园发展,鼓励多种形式办园,不搞“一刀切”。完善和落实城镇小区配套幼儿园的政策。

在这方面,全国政协委员、教育部原副部长李卫红给出了具体的建议:加大财政投入力度,建立贫困地区投入保障机制。建立脱贫攻坚重点支持地区以公办园为主、公共财政保障为主的学前教育发展机制,出台学前教育生均公用经费拨款标准,设立农村学前教育发展专项,财政性投入最大限度地向农村、边远、贫困和民族地区倾斜。尽快出台《幼儿园玩教具配备指南》,改善农村幼儿园办园条件。实施农村幼儿园免费午餐计划,改善农村幼儿营养状况。

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副院长胡卫认为,要采取积极有效措施,鼓励企事业单位、社会团体,按就近、就便原则,举办各类普惠性幼儿园,政府可采用减免租金、购买服务、以奖代补、拨付生均经费、为教师购买职业年金等方式给予扶持和奖励。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教授刘焱认为,生均经费标准与生均办园成本密切相关。在确定公办幼儿园生均经费标准时,应当按照普惠性幼儿园的质量标准核定公办幼儿园的生均办园成本,确保教育拨款的公平性,防止公办幼儿园的“奢华化”倾向。在制定公办幼儿园生均财政拨款标准时,要建立合理的成本分担机制,缩小家长分担比例在园际间的差距,体现教育公平。制定公办幼儿园生均财政拨款标准,必须同时确定普惠性幼儿园家长成本分担比例,让大部分幼儿能够就近在家门口、交差不多的费用、进差不多质量的普惠性幼儿园,享受基本有质量的学前教育。

其三,是注重质量提升。

重视幼师教育,加强幼儿教师的培训。改进教育内容,以孩子的快乐为中心,端正教育方向,避免“小学化”倾向。加强幼儿园的管理,根据城市和农村的不同情况,以安全为中心,建立有区别的标准和准入制度,引导社会办园。

幼师是学前教育绕不开的话题。

全国政协常委,民进中央常委陈自力分析认为,学前教育发展的一个瓶颈是教师短缺。教师短缺的一个原因是教师待遇低。教师待遇低主要反映在两方面:一是工资水平低。一般来说,幼儿教师的工资普遍处于当地工资水平的中下游,有些地方甚至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其中,公办幼儿园编内教师工资待遇还相对有保障,编外教师和农村教师工资更低;二是社会保障不完善。目前仍有不少幼儿园没有给教师缴纳“三险一金”、“五险一金”。

为此,陈自力建议:一、持续稳定地加大对学前教育的财政性投入,并且从增加的财政性投入中拿出相当一部分,用于提高幼儿教师待遇。二、对长期在农村工作的幼儿教师,应按照国家规定,落实绩效工资倾斜制度,向边远地区倾斜。国家在这方面要做好顶层设计。三、落实幼儿教师的社会保障机制,要给教师缴纳“三险一金”、“五险一金”。

全国政协委员,山东英才学院董事长杨文则认为,目前,我国学前师资队伍面临数量与质量的双重困境。为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她建议加强高校学前专业管理。建议扩大高校学前专业的硕士、本科、专科招生计划。目前全国学前师资缺口至少在70万以上,适度扩大高校学前专业本、专科招生计划,既可以培养更多的高水平师资,利于快速填补师资缺口,又使中专学生有向上发展的空间,提升人才培养质量;在扩大数量的同时,严控高校新上学前专业质量,建立高校学前师资数据库,对即将毕业的学前硕、博士生和已在高校任教的学前教师进行系统化管理,既有利于人力资源整合,又便于加大专业审查监督力度,杜绝临时借人的拼凑办学和只为扩大招生规模而新设专业的做法。

其四,是重点支持边疆民族地区和贫困地区的学前教育。

中央财政继续给予支持,鼓励和引导地方积极发展学前教育。

此前,全国政协常委、宁夏回族自治区副主席姚爱兴就提出,西部地区偏远的农村还没有实现学前教育全覆盖,优质学前教育资源稀缺,大多数幼儿园的教育质量难以让群众满意。

在第62次全国政协双周会上,多位委员也提出了这个问题。

全国政协委员,云南省政协副主席,云南省社会主义学院院长罗黎辉表示,由于受自然、历史、文化和经济因素制约,边疆民族地区学前教育发展滞后。

具体有几方面的问题:一是边疆民族地区“空白园”问题突出,学前教育发展与内地差距显著;二是边疆民族地区,双语幼儿园建设滞后;三是幼儿教师数量奇缺,质量偏低,流动性大,仍是制约边疆民族地区学前教育发展的瓶颈。急需加快制定边疆民族地区学前教育扶持政策,使之成为兴边、养边、富边、固边政策的重要内容。

为此,罗黎辉建议,给予特殊优惠政策,改善边疆民族地区幼儿教师待遇,提高其地位。要建立“越往偏远,越是艰苦,待遇越高”的激励机制,对在边疆民族地区长期从教的幼儿教师,在工资、福利、购房、进修培训、退休等方面给予特殊优惠,适度高于非边疆民族地区同行。要对在边疆民族地区长期从教的优秀幼儿教师及管理人员给予表彰鼓励。

其五,是加快学前教育法的立法步伐

对我国学前教育改革发展中的体制机制问题予以明确规定。

体制机制不够完善,是阻碍学前教育改革发展的重要因素之一。

全国政协常委、副秘书长,民进中央专职副主席朱永新就举例说,“办好学前教育”,这个“好”要有具体标准,否则教育行政部门和办园者都无法监管,难以实践,也难以让人民群众满意。因此,朱永新建议,要制定科学评价标准,引导学前教育质量提升。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信息科技大学仪器科学与光电工程学院教授祝连庆则认为,要理顺企事业单位幼儿园办园体制。企事业单位幼儿园是面向社会提供普惠性学前教育公共服务的重要力量之一。

但祝连庆发现,企事业单位幼儿园也面临着诸多困难和问题:有公办性质幼儿园之名却无公办幼儿园待遇之实,被要求承担社会责任却不能享受政府财政性经费的支持,经费短缺,生存艰难;办园主体责任不明晰,政府不想管,也无法管。

因此,祝连庆建议:一、对企事业单位幼儿园实行属地化管理。减少企事业单位幼儿园流失,必须理顺办园体制,最有力的支持措施是教育财政经费的进入。可参照对义务教育阶段企事业单位学校明确的属地化管理要求,要求企事业单位向当地教育部门让渡幼儿园管理权,把企事业单位办园等公办性质幼儿园纳入教育部门公办幼儿园统一建设和管理,在资金投入上与教办园同等待遇,既为企事业单位减负,也留住了公办幼儿园资源。

二、政府通过以奖代补、购买服务等方式,积极扶持企事业单位幼儿园的发展。比起新办一个幼儿园,扶持企事业单位幼儿园的性价比要高得多。建议企事业单位幼儿园按照普惠性幼儿园收费标准收费,政府补足生均成本的不足部分。

资料来源:新华社、中国新闻网、人民政协报等

 

推荐阅读:

这些党外人士新当选院士!

一个万亿级能源公司诞生 政协委员提了不少有关能源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