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图片 标题图片 保护黄河万里直播行动
 
 

中国近代百年看天津 “泥人张”及其彩塑艺术【专栏】

发布时间: 2017-11-27 16:11 | 来源: 中国网 | 作者: 刘炎臣 于昭熙 | 责任编辑: 秦金月

导语:天津,得名于明成祖朱棣,意为“天子渡津之地”,旧时又称天津卫。常言有云,“中国近代百年看天津”。民国时期,南有上海滩,北有天津卫,这两座城市是近代中国繁华之所在,其中天津卫在近代史上占据了极为重要的地位,许多风云人物在此处发迹或归隐,很多重大事件在这里发生影响着历史进程。

去年,中国网政协频道、议库项目联合天津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推出品牌栏目《中国近代百年看天津》,讲述这片土地的荣华和沧桑,受到了广大政协委员和网友的热烈欢迎。今年,我们在该栏目继续推出系列文章,敬请关注。

本文为本栏目第十一期,选自刘炎臣、于昭熙的《“泥人张”及其彩塑艺术》。文章原载于《天津文史资料选辑》第36辑。

 

“泥人张”及其彩塑艺术

刘炎臣 于昭熙

我国涂抹颜色的泥塑艺术,历来主要是为宗教服务的。因为在旧中国,人们多是崇拜神的。庙宇林立,供奉各种神像。塑制神像的艺人遍及各地,他们塑造出许多神佛泥像,被供奉在各地寺庙里,受到善男信女们的膜拜。

十九世纪中叶,天津的泥塑艺人张明山,突破了旧传统宗教艺术的束缚,在彩塑泥人艺术上有所创新。他用泥塑表现我国古代和当代劳动人民形象。丰富了泥塑艺术的内容,因此成了誉满津沽的“泥人张”。至今“泥人张”泥塑艺术已传有四代。(编者注:“泥人张”彩塑是天津市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第一代“泥人张”张明山

在天津,捏泥人并非始于张明山,但他非凡的艺术成就,不仅赢得了“泥人张”的称号,而且使他成为这一民间工艺的代表人物。

张明山生于道光六年(1826),祖籍浙江绍兴。其父张万全会用泥捏一些山石鸡鸭等小玩具,张明山耳濡目染,无形中学会了一些操作过程。他边念书,边帮着父亲干活,但家中仅靠父亲捏泥玩具维持生活,实在很困难。从十三岁起,他便脱离了书房生活,专心致志地随父亲干活了。这是他正式从事泥塑工作的开始。他天资聪慧,心灵手巧,善于观察仿做,勇于发现问题,在钻研实践中,能打破旧框框,扩大泥塑范围,曾受到思想保守的父亲责骂。他没有理睬,继续独出心裁钻研。一次,他同父亲赶庙会,在一个寺庙前,看到一对蹲卧着的大石狮子,形象生动,气势雄伟,他在欣赏之余,自己学着用泥捏了一个狮子,几经修改,终于使之与那石狮子神态相似。他捏的小白猿,也极其生动逼真,比他父亲做的还受买主欢迎。他父亲慢慢改变了态度,不再责骂,而是支持他了。父亲故去后,他便独自以此为业。

张明山为人捏泥塑人像,只需对面坐谈,顷刻之间,即可完成。特别是藏泥于衣袖内,悄悄抟捏人像,形神兼备,堪称神奇。他之所以能达到如此惊人境界,全在于他善于观察各种人物形象,接触浏览过许多有名的古画和碑文的雕刻花纹,以及他刻苦钻研的毅力。比如,赶庙会时,有唱戏的,他就跑去看,借着看戏的机会,把戏台上的角色当成模特儿,仔细地观察角色的形象、表情、身段和服装等。他常是带着和好的泥,边看戏,边观察,抓住角色特征,不动声色在衣袖里暗自捏塑,在他所欣赏的某个角色演出尚未终止,就把其形象捏塑完了,散戏回家后,凭着记忆再进行加工、上粉、涂色并添配服装,与原来的形象丝毫不爽,令观者叹为绝技。

张明山还喜欢到街市上人多的地方,去观察各种人物的形象和生活姿态,特别对各行各业的劳动人民的劳动情形,他都心领神会,熟记于胸。在捏塑时,用巧妙的手法表现出来,有着高度的写实能力。

张明山是一位颇有书卷气的民间艺人,他自幼喜好绘画,山水和人物都刻意摹绘,且能为人画影像,自成一派。他的绘画才能,是从看古代有名的绘画和古书中的木刻插图,慢慢学来的。他最喜欢看清乾隆年间职业画家上官周的《晚笑堂画传》。这本画传中有从汉代到明代一些有名的帝王、英雄、文豪等人物肖像,形象极其生动,衣纹线条全很精彩。张明山从中吸取了丰富的营养,这对他所从事的彩塑艺术有着良好的影响。此外,他还喜好研究碑文和石刻,这对他点缀彩塑人物的衣履花纹,起过很好的借鉴作用。

随着年龄的增长和生活经验的不断丰富,他创作的题材日趋广泛,表现手法日臻成熟。他一生捏塑的泥人,有以下几个方面:(1)选自我国古典名著《水浒传》、《红楼梦》、《西游记》和《三国演义》等题材的蒋门神、贾宝玉、林黛玉等人物及《黄鹤楼》、《回荆州》、《关羽秉烛读春秋》等戏出像。其中《关羽秉烛读春秋》一组泥塑,左右分立捧印的关平和持刀的周仓,衬以一匹赤兔马,人物配搭紧凑,形态互相辉映。初供奉于天津大药王庙,普受香客们膜拜,后移到千福寺。直隶督军曹锟,看中了这组泥塑,将其运往保定。另有一出余三胜的《镇澶州》岳飞戏装像,是与一个同行赌气捏塑的。某同行捏有余三胜的这个戏出像,放在窗橱内,洋洋自得,自觉艺在别人之上。一天,张明山偶过其窗橱,良久始去。几天以后,张明山在他的窗橱内,摆出两个余三胜《镇澶州》戏装像,一个是仿照那个同行捏塑的,另一个是他自塑的惟妙惟肖的余三胜戏像,两相比较,高下立分。那个同行一见,自愧技艺不及,遂托人说项,拜张明山为师。(2)取材民间传说故事的,有《风尘三侠》、《岳母刺字》、《木兰从军》、《张敞画眉》和《麻姑上寿》等人物形象。(3)各界人物的肖像,有直隶总督李鸿章、大沽协台罗荣光、木刻工老艺人刘国华等。他还为京剧名演员谭鑫培捏塑过一尊便装像,像高不过一尺,谭盘着发辫,裸露胸臂,俯身桌前,菜肴咸备,做持箸就餐神态,意极闲适,生趣盎然。谭鑫培非常喜欢这尊塑像。(4)反映旧社会天津各行各业劳动人民形象,诸如挑水的、吹糖人的、做木工活的、卖西瓜的、卖馃子的、拉洋片的及算命的盲人等。因为他熟悉下层人民的生活,所以塑造的人物形象都很真实,受到普遍欢迎。(5)反映旧社会天津民间风俗的作品,有迎娶仪式和出大殡情景的两组泥塑,特别是出大殡的泥塑,有着令人啼笑皆非的人物形象,当年传为笑谈。有个外国人慕名找到张明山,请他塑制反映天津民俗的场景,他选择了出大殡仪仗队伍。张明山捏塑了包括各项打执事的、吹奏乐器的、执绋的亲朋和送丧的孝子等,形形色色,依序而行,场面庞大。有趣的是,张明山把他所熟识的好友形象融立当中,或打执事、或充乐队,甚至有的披麻戴孝、手持哭丧棒,俯首哭泣,当了孤哀子。观之令人捧腹大笑,被开玩笑的朋友看到也没有什么不愉快,只是笑张明山风趣狡猾而已。他的作品在国际上享有盛誉,被视为“中国之特产”,曾获巴拿马赛会荣誉奖和南北洋各地展览会的奖状、奖牌二十多件。他的作品出口量较大,百分之七十五销往日本,百分之十五销往欧美。

张明山技艺精湛,为人亦足称道。他是一位前额较宽的红脸汉子,眉目敛神,精神开朗,说话声如洪钟,且好作诙谐语。他为人谦和,彬彬有礼,交友睦邻,以诚待人。当时的名流多愿与之交往,既重其艺,又敬其人,如严范孙曾到他的工作室拜访他,并写一篇《张君明山事略》。

因为他身怀绝技,难免遭人嫉妒,遇有逆来的事,他从不计较,能忍则忍。又因为他是从贫困环境中度过来的,他很知道没钱的难处,所以他很同情穷人,遇有人向他借钱只要手头宽裕,总要尽力帮助别人。对于借出的钱,他向来不肯索要。但是对于豪强,他从不肯屈服。一天有一个富商,此人特征是头大,走进他在锅店街的门面同升号泥人庄,把钱一放,趾高气扬地说:“喂!给我捏一个。”张明山抬头看了看这个可恶的大头,手抟泥丸,故意塑得不象他,富商见后不禁一阵哂笑,收起钱来,扬长而去。没过几天,张明山在橱窗里,放置了一个新塑的尿桶,桶的横梁上悬着一个人头,酷似那个富商,尿桶里放满了金银。富商知道后,求人说项,赔礼道歉,此事方休。天津大盐商张锦文,绰号“海张五”,曾约张明山到他家塑像,表现出一副盛气凌人的姿态,张明山却无半点阿谀奉承,张锦文怫然退入内室。张明山就在顷刻之间摹塑了他的面貌,带回家中。后来,把这个神态逼真的塑像摆在北城根地上出卖,有人把这件事告诉了张锦文,张锦文无可奈何,乃托人强邀张明山再来其家,一改倨傲为恭敬了。

清末,张明山的彩塑受了宫廷的赏识,他被召进紫禁城,捏塑各种古今人物像。他不愿长期埋头宫内,专受皇家驱使,随时都在找机会离开。最后买通了内监,逃了出来。先在上海隐蔽了几年,然后才返回天津。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四月二十九日偶因感冒而逝,终年八十岁。

“泥人张”四代有传人

民间艺人依靠手艺谋生,谁也不肯把自己擅长的手艺传授外人,张明山亦不例外。他把捏泥人手艺传给自己的后代,而且仅限于五、六两房的子孙。经过一百多年的家传,到天津解放前,已传了四代。

张明山去世后,由其五子张玉亭和第六子张华棠,继承家业。张华棠早亡,实际继承“泥人张”衣钵者为张玉亭,他是“泥人张”的第二代。张玉亭生于同治二年(1863),殁于一九五四年。他所捏塑的《麻姑》、《惜春作画》、《小孩吹火炉》和《钟馗嫁妹》等,均是叫绝一时的作品,不仅继承了“泥人张”的传统技艺,而且有所创新。此外他还擅长油画,绘有张明山遗像。

“泥人张”第三代,为张华棠之子张景祜和张景福、张景禧,其中以张景祜成就最大。

“泥人张”第四代,为张景福之子张铭、张景禧之子张钺和张景祜之子张锠。

解放前,“泥人张”的彩塑艺术,虽曾闻名国内外,但因销路有问题,传了几代,几濒灭绝境地,有的为了生存,不得不改业。第三代张景禧转业为棉布商人。第四代张铭在日伪统治时期,改行为化工经纪人。解放后,由于党和政府的重视和支持,“泥人张”彩塑艺术,枯木逢春。张景祜被请到中央美术学院任教。一次全国政协开会,周恩来总理参加天津组委员们的讨论,见到张景祜,亲热地称呼他为“老乡”,并把他介绍给毛主席。毛主席很关心“泥人张”彩塑艺术,让他多培养徒弟,先招收十个学生。同时问及他的工资。从此他的工资按教授待遇,每月三百元。后来他到北京工艺美术研究所彩塑工作室,从事“泥人张”彩塑艺术的创作和研究工作,培养出一批接班人,其中包括他儿子张锠。

一九五九年,在天津成立了彩塑工作室,壮大了彩塑艺术队伍,使这项具有一百多年历史的“泥人张”传统艺术,越出了张氏家传的小天地。彩塑工作室成立后,按照新的教学方法,建立教学组,约请美术教师,语文教师,订有教学大纲;招生办法,是和天津工艺美院联合招生,经过考试合格的学生,按中专待遇,进行文化课和专业课相结合的教学,培养新一代“泥人张”彩塑人才。天津彩塑工作室创建二十多年来,教师和学员创作了不少反映现实生活的作品,丰富了人民的文化生活。一九七九年十月天津人民出版社出版了《天津彩塑作品选》,计四十二件,其中张景祜的《欢迎太平军》、张铭的《炉火正红》、《李时珍》,张钺的《木工》、《祖冲之》,均较好地保留了“泥人张”的传统风格。学员胡月景的《蔡文姬》、《武松打虎》,张乃英的《白求恩》、《邮递员》,杨志忠的《风雪采油样》、《我爱这一行》、《颗粒归公》,白宝玲的《激流飞渡》等,均属比较突出的优秀作品。

“泥人张”彩塑艺术特点

“泥人张”作品最突出的特点,是重彩更重塑,富有写实性,刻意求真,泥塑人物时,对于衣服线条、皱折、棱角,都有细微的刻画,并极富质感,绸的、缎的还是布的,都能很清楚地分辨出来,绸或缎的衣服纹样,系用水胶画的,十分逼真。人物的眼睛黑瞳,是用漆点画,使人物栩栩如生,大有呼之欲出之感。

“泥人张”彩塑所使用的原料,非常讲究。比如和泥就有其独到之处。方法是在匀细的黄泥中,掺上极细碎的棉絮,调以清水,混合捣成泥浆,再不断摔打,使之匀和熟透。和好的泥,贮藏在地窖里,最少要过三、四个月以后,湿性干透,才取出来使用,最长者存放二、三年之久,因此,所捏的泥人,能保存多年,不燥不裂。

在彩画方面使用的颜料,是国画石色,调研极细,调和时用鸡蛋清,有时也用胶水。徐悲鸿对其技艺给予极高评价,说“泥人张”的作品“色雅而简”。

“泥人张”第四代张锠在继承传统的泥塑工艺上,有较大的创新,他把泥塑放入窑中,进行低温处理,成为一种“陶人”,使之质量坚实,色彩牢固。

 

往期精选:

中国近代百年看天津(第六期) | 天津卫的由来

中国近代百年看天津(第七期) | 孙中山先生的三次天津之行

中国近代百年看天津(第八期) | 李大钊与天津

中国近代百年看天津(第九期) | 武术大师霍元甲生平事略

中国近代百年看天津(第十期) | 骆玉笙:舞台生活六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