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图片 标题图片 保护黄河万里直播行动
 
 

“熊猫血”星人有了“熊猫会”

发布时间: 2017-11-21 10:30 | 来源: 广州日报 | 作者: 王婧、黄蓉芳 | 责任编辑: 江玲

“你是不是叫陈细欢?”“是的,你就是潘俊杰吧?” 11月18日上午9时,30岁的潘俊杰在地铁七号线里举着手机,对照着一个微信群里的照片,认出了从未曾谋面的“老熟人”陈细欢,一脸激动。陈细欢也喜出望外,双眼发亮。他们都是被称为“熊猫血”的RH血型人。当天,他们都是赶着去参加广州的“熊猫会”——广州市稀有血型志愿协会成立仪式。

潘俊杰(右一)和他的“熊猫”小伙伴们。

目前,广州登记在册的可正常运行的稀有血型约2600人。“熊猫会”成立后,广州“熊猫”一旦有用血需求,成员之间就将在第一时间启动互救模式。如果女“熊猫”怀孕,还会专门安排一到两个血型相符的“熊猫”全程跟踪救助,直到分娩顺利完成。

这些“熊猫血”星人究竟有着怎样的困难?怎样的担忧?怎样的感动?让我们来听一听他们的故事。

“熊猫”中的“熊猫”:万一要用血怎么办?

今年30岁的潘俊杰是一位社区医生。2016年1月,他在一次献血活动时偶然发现自己是Rh阴性AB型血。

“人类的血型,除了A、B、O血型外,还有Rh血型,分阴性和阳性两种。在中国,约有千分之三的人口是Rh阴性血,Rh阴性AB型血更是少之又少。”潘俊杰说,这也就意味着,他是“熊猫中的熊猫”。事实的确如此,潘俊杰所在的一个全国Rh阴性AB型血微信群里只有147人。

一时间,潘俊杰很难用具体的词汇形容当时的复杂感受。亲友们也打趣他:“以后可别出远门了。”他自己开始担心起来,“以后万一出事需要用血怎么办?”于是,他开始在网上寻找组织。全国性的、地方性、Rh阴性AB型血的QQ群、微信群加了十五六个,其中就有广州市稀有血型互助群。

2016年11月6日,在广州血液中心组织的一次广州市稀有血型人聚会上,潘俊杰第一次见到了广州的“熊猫家人”。此前已经加入广州市“熊猫会”的他决定加入成立协会的筹备组。

在这个群里,潘俊杰每个月都能看到一两次求助信息。2016年8月,当他得知花都区一名同样也是RH阴性AB型血的高龄二胎孕妇需要产前备血,潘俊杰第一时间赶到相助,也因此登上了当地的报纸。他说,这种相互间的互救互助,让“熊猫”们有着一种天然的亲近感,他早已把彼此当成了自己的家人。

关于潘俊杰的新闻,被家住清远的张梅(化名)看到了,她决定一定要找到潘俊杰。原来,张梅有个10个月大的女儿也是Rh阴性AB型血。

张梅说,当发现女儿是Rh阴性AB型血后,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她陷入深深的焦虑。“我女儿以后万一需要用血,该怎么办?!”她的焦虑跟潘俊杰当初的焦虑一样。半年前,她终于在一个QQ群里偶遇了潘俊杰。“我顿时觉得吃了一颗‘定心丸’。”她说。

“熊猫血”妈妈:捐血只为了血液的传递

如果不是因为怀孕,30岁的杨林华可能到现在都不知道“熊猫血”为何物。如今,做人力资源工作的她,讲起“熊猫血”孕妇可能存在的风险时像一位专业的医生。在她眼里,“熊猫血”孕妇与普通孕妇最大的区别,是前者“有可能杀死自己的孩子”。

五年前,杨林华孕检时才得知自己是Rh阴性A型血。那是她第一次听说“熊猫血型”。从2013年开始,杨林华开始加入救助“熊猫人”的队伍,至今已救助过8人,他们大多是白血病患者及胃大出血患者。“我捐血不为钱,就是想救人。”她说,有次去清远救助一个胃部大出血的病人,返回广州的路上,收到对方的500元转账。她当即把钱退回去并告诉对方:“如果你真的想回报,希望回报的方式是血液的传递,帮助更多的人。”

“以前找到我们很难的!”杨林华的情绪有些激动,她认为,目前关于“熊猫血”知识的普及远远不够。她希望协会成立后,能够让更多的“熊猫”们得到救助。

二孩“熊猫”妈妈:最怕发生溶血反应

在“熊猫”们中,Rh阴性A型血人常常以“老A”自称。“老A”王馨妮笑言自己有些“马大哈”。原来,她在怀孕三个月时才发现自己怀上了二孩。“我到现在想起来还有些后怕,”她说,因为“熊猫”怀二孩,最担心的就是发生溶血反应。

据介绍,“熊猫血”女性怀孕时,胎儿很有可能不是阴性血。当母子Rh血型不合,第一胎时一般不会发生溶血反应,但如果孕妇本身有过分娩史、流产史、Rh阳性输血史等,体内已有抗体,很有可能发生溶血反应,可能会导致宝宝在子宫内出现水肿、心衰甚至死亡等。

让王馨妮感动的是,在她发现怀孕之后,当时正在筹备中的广州市稀有血型志愿协会安排了两名同是Rh阴性A型血的“熊猫”跟踪救助,直到她顺利生下孩子。“由于很多医院稀有血型备血不足,稀有血型孕妇入院时,往往会被要求自己准备400cc的备血”。

协会声音:

让稀有血型不再稀有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从广州血液中心了解到,目前,广州登记在册的稀有血型人士2600人左右。中心每年为稀有血型人士举行至少两次联谊活动,帮助他们找到组织。在广州“熊猫会”成立之前,他们就经常在QQ群、微信群等发布、传播求助信息,寻找合适的献血人。

怎样可以让稀有血型人士在急需用血时可以“点对点”地联系上?广州“熊猫会”的成立能在一定程度上解了燃眉之急。据了解,广州市稀有血型志愿协会于去年10月23日开始筹备,并于今年9月在广州市民政局正式注册。

协会会长陈天印表示,协会建立的初衷是当稀有血型人遭遇不测需要用血时,可以在第一时间有血可用。不仅会员之间进行互助,也能及时帮助到社会上的稀有血型人。

据协会秘书长王慧介绍,当前该会有会员181名,在广州工作的稀有血型人都可加入。会员每年需缴纳100元会费,用于帮助更多的“熊猫人”。

除了全体会员的大群外,RH阴性下A、B、O、AB四个血型又各有一个小群。每当收到求助信息,各群队长会去求证核实,情况一旦属实就转发到群里寻找合适的会员进行献血。

协会还尤其关注“熊猫妈妈”。如果有女性会员怀孕,协会会专门安排一到两个会员全程跟踪救助,直到分娩顺利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