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图片 标题图片 保护黄河万里直播行动
 
 

政协委员刘志彪:高考改革难在“公平”二字

发布时间: 2017-11-14 09:01 | 来源: 人民政协报 | 作者: 司晋丽 | 责任编辑: 李培刚

“还有两天就要高考了,本文献给考生们,祝福所有考生。”6月5日,全国政协委员、南京大学经济学教授刘志彪在微信里发了这样一条信息。

刘志彪的另一个身份是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院长。高考临近,他提议智库的专家们为纪念恢复高考40年写下三言两语。紧接着,“唰唰”地出现了50多段真挚的话语,还有人贴出当年参加高考的准考证……这种热情令刘志彪始料未及。

“大概激起了人们心中早已归于平静的涟漪。”刘志彪不无感慨地说,“恢复高考启动了当时社会僵化的纵向流动机制,使千百万平民子弟通过自己的努力进入社会更高阶层,它是中国人才辈出、社会良性动态循环的关键举措。这值得我们怀念、激动。”

2017年,是恢复高考制度以来的又一个节点,被称作“新高考元年”。经过3年的酝酿准备,上海、浙江两地的考生将正式走入“新高考”。

还在2014年9月,国务院发布《国务院关于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以下简称《意见》),确定上海市、浙江省为全国高考综合改革试点省市。《意见》规定,考生总成绩由统一高考的语文、数学、外语3个科目成绩和高中学业水平考试3个科目成绩组成,也即“33”模式:高中学业水平考试3个科目成绩学生可从思想政治、历史、地理、物理、化学、生物6个科目中选择3门。在这两个地方,某些科目一年举行两次考试,学生可以选用高分计入高考总分。

刘志彪注意到,此次新高考综合改革尝试打破某些不公平和不科学,“总体是在地区公平、让学生全面发展的原则指导下进行。”他说,长期以来,高考“唯分数论”的机制从个人发展看,给学生带来过于沉重的压力,不利于塑造身心全面发展的社会人;从社会层面看,不同区域、城乡的考生入学机会存在差距,“北京人不想出北京、上海人不想出上海”等问题显著,中小学名校择校热等现象不可避免地存在着。

这些年来,高考改革的呼声日渐高涨。然而,高考无论怎样改,公平仍是其最重要的底色。回顾自己的人生历程,刘志彪认为,正是由于高考选拔制度的公平和公正,他的命运才得以改写。

“上大学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文革”十年里,上大学主要的渠道就是靠推荐。对于既不是高干子弟,家里又没有任何背景的刘志彪来说,上大学是可望而不可即的事。恢复高考后,1978年,还在江苏丹阳大泊公社做知青的他从当地几百名知青里脱颖而出,考上大学。从本科读到硕士,从对文学的满心憧憬到投身经济学的海洋里孜孜不倦地遨游,高考成为刘志彪命运转折的重要跳板,使他完成了一个从插队落户的知识青年到长江学者、大学教授的人生蜕变。

知识面前,人人平等。高考不啻为一根救命稻草,在暗夜里,期许无数学人以光明和希望。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中国人无论是从农村向城市、中小城市向大城市的横向流动,还是社会阶层的纵向流动都很难实现,高考作为一种相对公平的手段,打破了这种困局。”2003年,刘志彪的女儿参加高考,由于从小学习成绩一直不错,很轻松地考上了南京大学。在刘志彪看来,高考的社会功能没有改变,但在女儿这代人身上,承载的意义远远没有上世纪七十年代那么多了,社会更加公平,阶层流动的渠道更广泛了,作为家长,他已经能够客观、轻松看待女儿的高考。只是有一点有隐忧,“我们那时的考生都是经过社会洗礼,现实磨炼后才走入考场的,我女儿这代人没有上山下乡的经历,跟当时的我们相比,对社会现实的了解太有限。”

“高考改革难在‘公平’二字。”在刘志彪眼里,这个“公平”是指规则的简化和明确,主要表现在考卷设计和录取制度两方面。在考卷的设计上,建议全国纳入统一体系。“如果因为出生于不同地区,考试难度就不一的话,有失公平。”而在录取工作中,也应讲究地域公平,除了给予少数民族等重点地区适当照顾外,别的地区一律平等对待,特别是针对“上海人不想出上海,北京人不想出北京”的问题拿出有效方案来。

“‘3 3’也好,‘52’也好,高考的形式不是最重要的,关键在于做到以上两个公平。”刘志彪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