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政协文史委“少数民族戏剧的传承与发展”调研

发布时间: 2017-10-30 08:51:20 | 来源: 人民政协报 | 作者: 杨雪 | 责任编辑: 王静

原题:在传承中发展,在发展中传承 ———全国政协文史和学习委员会“少数民族戏剧的传承与发展专题调研”综述

10天的时间,跨越2个省,7个地级市、州,8个县以及县以下的多个村寨,进行了4场座谈会;从贵州的贵阳、黔南州、黔东南州,到广西的南宁、防城港、北海、桂林;从苗族、布依族、侗族到水族、京族、壮族;从黔剧、花灯戏、阳戏、苗戏、侗戏、苗族古歌到嘲剧、彩调、粤剧、公馆木鱼、老杨公、文场……这是9月13日至22日,全国政协文史和学习委员会“少数民族戏剧的传承与发展”专题调研组赴贵州、广西两省(区)所到之处及所考察的少数民族戏剧剧种。一路上,委员们带着对少数民族戏剧传承与发展的高度使命感和责任感,马不停蹄、不辞辛苦地奔波在贵州和广西的大山深处、村寨之间。

中国少数民族戏剧是在中华民族丰厚的传统文化基础上,经长期历史衍变逐渐发展形成的,具有鲜明的民族特性,是活态的文化遗产,充分体现了中华民族文化多元一体的特征。

近年来,党和国家高度重视戏曲传统文化的发展,出台了诸多关于文化和戏曲发展的若干政策与文件。比如《中共中央关于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的意见》《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支持戏曲传承发展的若干政策》《文化“十三五”时期文化发展改革规划》《文化“十三五”时期繁荣群众文艺发展规划》《中宣部、文化部、财政部关于戏曲进乡村的实施方案》《中宣部、文化部、教育部、财政部关于新形势下加强戏曲教育工作的意见》《文化部办公厅关于开展“中华优秀传统艺术传承发展计划”2017年度戏曲专项扶持工作的通知》等。

全国政协对少数民族戏剧的传承与发展给予高度关注,十二届全国政协以来已经就此专题多次进行调研。今年,被列为全国政协年度重要协商议题,并将于12月份召开双周协商座谈会进行协商议政。此次调研,是为即将召开的双周协商座谈会做准备。

少数民族戏剧有活力、有动力、有潜力

“经过贵州、广西两省(区)的调研,我们感受到了多元的少数民族戏剧的活力、动力和潜力。”陈建功委员的一席话,也是调研组的共识。

陈建功委员说,此次调研首先感受到的就是少数民族戏剧的生气和活力,发现了少数民族戏剧在群众化基础上进行了很多创新,而这就是传承和发展的基本动力。比如在桂林市戏剧创作研究院观看的桂剧《拾玉镯》片段,就将女主角孙玉姣喂鸡、刺绣的经典片段进行了创新,由过去一人在舞台上表演的程式改为由三位演员在台上、台下同时表演,尤其三柱灯光打在三位演员身上,形成时空的错落感,别有一番味道。

聂震宁委员对此也有认同。此次调研让聂震宁委员有一点“出乎意料”,他说,原以为会听到很多关于困难的呼声,没想到,贵州、广西的少数民族戏剧发展整体态势很好。从千户苗寨创意鲜明的苗族歌舞表演,到技艺纯熟的布依族傩戏、福泉阳戏表演等,都看到了少数民族戏剧在民间的活力。另外,像广西戏剧院,每年500场演出,每场演出区政府还付费两万元作为政府向社会购买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一部分。可见,贵州、广西在市场经济和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两个体系建设上做得都非常不错。

少数民族戏剧有着发展的潜力,要发展还要注重处理好几个关系,陈建功委员建议。他提出,要处理好普及与提高的关系。在广西桂剧院和阳朔县分别观看了专业演员和当地群众自发组织演出的广西文场,发现普及很重要,提高有必要。只有不断提升创新,才能成为更高雅的艺术形式。还要处理好保存和发展的关系,要实现发展中的保存和保存中的发展。龙倩委员是广西戏剧院院长,她陪同委员们参观了广西戏剧院广西戏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基地,委员们看到基地通过视频、录音、图片、文字等不同形式,系统展示了广西7项戏剧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43项戏剧自治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内容。更难得的是,还请来了众多剧种的非遗传承人,为大家现场展示、表演。这是一种活态传承和静态展示相结合的形式,构筑了一个广西戏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荟萃舞台。这种很好的保护意识,是对传统的敬畏,是值得学习的一个范例。另外,还要处理好商业用途和提升全民文化品位的关系等。委员们表示,少数民族戏剧,给人民生活带来了极大的活力,也期待着它继续创新、提升、发展。

传承与发展的“相克相生”

“传承与发展”,是此次调研中委员们反复思度、考量的焦点。少数民族戏剧有着各自的历史与特色,如何传承,如何发展?委员们建言很谨慎。

“发展与传承,本身就是一对矛盾。”在贵州长大并生活了20多年的叶小文委员对贵州的少数民族戏剧有着很深的了解,他说,传承,注重的是保留个性,而发展,则是在个性之中寻求共性;传承,更多的是保护,发展的方式则更为灵活。所以叶小文委员建议,要深挖少数民族戏剧的特色,抓住特色,抓住亮点,在此基础上激发它的创造力、生产力。像侗族大歌这种无指挥、无伴奏、自然和声的民间合唱形式,这在全世界任何地方恐怕都没有,这是一种“天才式”的民族和声。现在的侗族大歌发展得就很好,既保住了个性,又使其不断产生影响,同时也带来了经济效益,这就是在传承特色基础上发展得很好的案例。

王怀超委员强调,少数民族戏剧,要在传承中发展,在发展中传承。内容和形式都要推陈出新,内容上要可以讲更多的故事,比如现代的人和事。形式上要多样化、生动、鲜活,要以丰富的内容和生动的艺术形式,把观众吸引过来。

传承发展的关键,是人

调研组一行,所到之处,最为关心,问得最多的问题就是:“有传承人吗?”“传承人多大年纪了?”“有没有青年、孩子在学?”用委员们的话说,传承发展的关键,是人!

一路调研下来,调研组看到的传承人的情况,有喜也有忧。在贵州省荔波县国家级喀斯特原始森林自然保护区腹地———翁昂乡布依族地区的江风寨,一到寨子口,看到几位年老的村民正在表演傩戏,方立组长首先问到,“有传承人了吗?”委员们的问话,一语中的。在荔波仅有翁昂、永康、驾欧等集镇上的部分村能开展傩戏祭祀活动,布依傩戏的传承至今保持着传男不传女、传内不传外的传承方式,加之青年们长期外出务工,这使得布依傩师年龄均超过65岁。布依傩戏在2010年成功申报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据了解,江风寨目前只剩下6位传承人。

林野委员看到历史悠久的傩戏表演,不无感慨地说,“其实,单单一堂傩戏的面具,里面就有多少含义啊!作为传承人,对自己的民族文化、戏剧艺术应该充满自信。我们也应该给世界讲讲傩戏面具的故事,讲讲傩戏唱腔的故事。”

在江风寨,调研组同时还观看了布依族的雯当姆表演,即矮人舞。这种在肚皮上用强烈的色调画上夸张的人物脸谱及用撮箕制成的假面戴于脑后的假面舞,在全国假面舞中是很少见的,过去多由成年人在田间地头表演,这次是由村中的孩子们来表演,表演别具一格、惟妙惟肖。看到雯当姆在孩子们的表演中焕发新的生机,委员们颇感欣慰。

在广西壮族自治区防城港市江平镇的澫尾村哈亭,委员们观看了京族嘲剧。京族是我国南方人口较少民族,目前人口约两万余人,在京族中流传的嘲剧,曾几近消亡。独弦琴,是京族唯一的乐器,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而无论是嘲剧还是独弦琴,真正的传承人都很少。调研当天表演嘲剧的演员年纪已逾七十。

茸芭莘那委员是来自怒江普米族的歌唱家,她对于如何培养少数民族戏剧传承人感同身受,她说:“要让青年人参与进来,让少数民族戏剧的传承成为青年人的一个正式职业,有一定的收入,对这份职业慢慢形成荣誉感,这样才能逐渐扩大传承人的队伍。”

刘德旺委员认为,一方面要培养新的传承人,另一方面,更为紧迫的,是“抢救”传承人的技艺。他说,在2015年,我们国家还有1000多位非遗传承人,如今,已有300多位先后离世,他们的离去,是非遗的巨大损失。要尽快通过口述、录音、录像等方式将少数民族戏剧的老一代艺术家的技艺保存下来。

少数民族戏剧发展可与多种方式相结合

调研了贵州、广西两省丰富多彩的少数民族戏剧,委员有一个共同的感受,那就是随着文化娱乐方式的丰富和市场化大潮的冲击,少数民族戏剧要发展,不能“单打独斗”,要尝试与其他方式相结合。戏曲是一种文化,而文化本身应该是渗透到社会的方方面面的,所以戏曲与社会的结合方式也可以是非常广泛的。对此委员们做了诸多考虑,很多提议都颇有新意。

在贵州福泉市谷龙村,有一个偌大的广场。调研当天,远近村民老老少少齐集广场,与调研组共同观看了被称为中国戏剧活化石的福泉阳戏。福泉阳戏属于民间傩系列,自明朝传入贵州,兴盛时达48坛,目前全市传承较好的有4坛,面具仅剩17副。近年来福泉市将阳戏与旅游结合起来,举办阳戏文化节、建立阳戏文化馆,2017年,这个小小的村子因为阳戏吸引了游客8万余人。传承人有老年人,也有中青年。据当地介绍,福泉市已有100余名阳戏传承人。这是戏剧与旅游的结合。

在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三都水族自治县,调研组观看的一台节目是由苗族、水族、汉族等多个民族的孩子们共同演唱的新创水族木楼古歌《棉花情感少年邓恩铭》。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孩子们是当地四五年级的学生,大多数已不会讲水族语言,这首歌的学习不但使得他们了解了邓恩铭是当地了不起的“英雄人物”,同时也激发了他们对于水族语言文化的兴趣。与江风寨观矮人舞同样,这都是少数民族戏剧与教育相结合的活动成果。

委员们提出,少数民族戏剧可与旅游相结合、与教育相结合。黄嘉祥委员说,贵州、广西有着丰富的旅游资源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一部《印象·刘三姐》常年以每天3-4场的频率不间断地演出,场场爆满;一台《多彩贵州》非遗表演年收入可达到几个亿,可将少数民族戏剧与旅游、非遗结合起来。

“少数民族戏剧还可与地方文化相结合、与非物质文化遗产相结合、与博物馆相结合以及与新农村建设相结合。”李家祥委员提出。

李家祥委员讲到,他在新疆参观哈密博物馆时,发现木卡姆演出被请进了哈密博物馆,很多观众一观看木卡姆表演就是半个小时,既增加了博物馆的客流量,又扩大了木卡姆的影响,是一个很有启发的结合方式。

李家祥委员认为,戏曲还可尝试与党校教育结合。各地党校可思考如何将本地的少数民族戏剧与党校教育结合起来。另外,在新农村建设中,还可多多搭建戏台,尤其在少数民族村寨里……结合的方式多种多样,就看你会不会结合。李家祥委员的提议也引起了委员们的热议。

委员们谈问题、提建议,共同为少数民族戏剧的传承与发展建言献策。作为戏剧专家的廖奔委员说,“感到欣慰的是,在一度困难的情况下,以村落文化为主体,以传承人为代表的少数民族戏剧还在传承发展着、滋生延续着。随着中华文化在世界文化格局当中的凸显,随着人们逐渐意识到文化多样性的重要性,相信中华文化一定会复兴。而中华文化的复兴离不开传统文化,我们要保护发掘我们文化独特的地方,这‘独特’就潜伏在各民族文化之中,潜伏在民族戏曲之中。今后党和政府投入的力度会进一步加大,相信少数民族戏剧会在未来有更大的发展。”

“中共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中共中央高度重视和关心少数民族文化事业,给予了战略指导、法制和政策保障,强调要为群众提供丰富多彩、喜闻乐见的文化生活,完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推动少数民族文艺繁荣发展。少数民族戏剧进入了新的历史阶段,迎来了历史性的发展机遇。与此同时,少数民族戏剧还面临着时代变化、社会变迁所带来的各类新问题、新挑战。在推进少数民族戏剧传承与发展过程中,我们要坚守中华文化立场,弘扬和保护少数民族传统文化,去粗取精、推陈出新,努力使少数民族戏剧实现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方立委员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