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黄河万里直播行动 读懂政协双周会 走进中国式商量 标题图片
 
 

驴友被困救还是不救?委员建议成立“驴友办”,网友怎么看?

发布时间: 2017-10-10 09:11 | 来源: 中国网 | 作者: 秦金月 | 责任编辑: 胡俊

长达8天的超级黄金周终于画上了句话,你出游了吗?

假期出游本是一件快乐的事情,不过,并非所有的游客都能开心地度过这个长假。

据媒体报道,9月30日,5名游客违规穿越四川省阿坝州汶川县卧龙特区的核心地带,3人被困卧龙景区。警方出动了一支由16人组成的救援队伍,全力搜救被困游客。

对于这些违规探险的驴友,网友的态度倒是有点“出乎意料”,排斥、指责、甚至是攻击,这是为什么?这些不具备专业知识,没有做好充分准备的“山寨冒险家”一旦遇险,救还是不救?

10月7日,警方终于找到3位驴友事件回顾

10月5日下午15时左右,四川省阿坝州汶川县卧龙特区公安分局接到一名游客卫星电话求助,5名游客于9月30日左右进入卧龙,违规穿越保护区核心地带,2人已安全返回,另3人(2男1女)仍在卧龙辖区内耙子桥附近,其中1人(女)出现身体不适,急需救援。卧龙公安分局组织了一支由3名民警,1名医务人员、11名应急民兵的救援队伍,并准备了相应的救援物资,于10月6日早晨6时从卧龙出发,前往事发地展开救援。

为确保被困驴友和救援人员安全,8日上午,一支14人的接应队伍再次投入救援工作。

无独有偶,10月2日,24名中外驴友深夜被困深圳七娘山;10月3日,4名驴友被困尚未开发的珠海观音山。

对于这些事,网友们是什么态度呢?

驴友被困为啥得到的是这么多的指责?

为何网友不同情遇险的驴友?

2010年,18名复旦大学的学生被困黄山一段未开放区域,为救学生,一位年轻的民警坠崖牺牲。

这件事在当年引发巨大讨论,很多网友的立场完全倒向谴责驴友的一方。缺乏足够专业和齐全的装备,被困后报警求救,救人者却不幸牺牲,在驴友存在明显过错的背景下,指责、厌恶这些驴友,也就没有那么不可理解了。

近年来,屡屡曝出的驴友遇险事件,往往都存在驴友违规越界的行为。以这次的卧龙驴友遇险事件为例,据卧龙公安分局副局长刘麒麟介绍,长期以来,保护区的核心区域禁止人员活动,但从2008年以来,陆续有驴友不顾劝阻,冒险穿越卧龙无人区。每次有驴友被困,公安部门都会按照生命第一的原则实施救援,但那些不听劝阻的人浪费了太多人力、物力、财力资源。

2016年元旦,《四川省登山管理办法》正式实施,其中规定,未经体育主管部门批准擅自进行登山活动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体育行政主管部门给予警告,并可处500元以上2000元以下罚款。

但是,法律条款依然未能阻挡“山寨冒险家”的步伐,也无怪乎网友们对他们一边倒的“口诛笔伐”了。

2016年6月,5名驴友冒雨前往韶关芦溪天池登山,遭遇山洪,图为救援人员进行搜救。

人是要救的,但“如何救”还可商榷

网友的责难可以理解,但正如刘麒麟所说,公安部门会按照生命第一的原则实施救援。

根据我国《旅游法》《消防法》,旅游遇险者的营救属于政府的应尽之责,是在公共危机事件中所应该履行的义务,在事故发生时,政府在第一时间尽快展开救援是完全应该的。

不过,目前我国对驴友探险活动的规范及监管,多是通过地方政府规章、行业自律规则加以引导和约束。在国家层面上,尚未有统一的规定。在事故发生后,驴友的违规成本也比较低。这就使得部分“驴友”存在侥幸心理,漠视法律法规,忽视自身安全,给他人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如何从源头管理防范驴友的违规行为?

早在2011年,上海市的两位政协委员,周荣和朱建国就提出,定期发布“驴友指数”,并设置专项基金,让救援更专业化。

两名委员建议:一是成立专门机构,由旅游部门牵头成立一个 “驴友办”,正式称呼可作 “户外运动联络办公室”。这个机构的职责是对“驴友”群体,尤其是高校及旅游目的地定期普查,并组织、培训、认证有资质的户外运动机构、向导。同时,“驴友办”要及时对外公布电话、网址、微博、QQ等,方便驴友以各种方式联系、求助。

二是建立“驴友指数”。 “由‘驴友办’联系各大‘驴友’俱乐部、专业人士、景区山区等,结合实际,多方评价,推出这一指数。”周荣说。他建议,设置标准可参照目前气象预报所谓的 “洗晒指数”、“锻炼指数”等,比如哪个地区山洪、大风、滑坡等,都会有相应的“危险指数”,方便驴友参考。

此外,周荣还建议,可借鉴发达国家的经验,人员遇险救援一般求助专业救援公司,这就要求提倡驴友事先在保险公司购买紧急救援险种,如发生紧急情况,费用由保险公司承担。这既保障了专业性,又减少了公共资源的投入。

周荣的建议涉及到了救援费用的问题。事实上,这也是广大网友最关注的一个问题。

救援费用由谁承担?

2015年10月5日,也是国庆期间,17名驴友在广西金秀瑶族自治县长滩河自然保护区露营遇险。因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保护区条例》,大瑶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对17名“驴友”每人处以1000元罚款。但是,此次救援当地相关部门出动100余名民警、消防员,出动80多台各种车辆、冲锋舟,跋山涉水51个小时,直接经济支出10万余元。罚款不足以覆盖救援成本。

这样的事件并非个例,以前文提到的《四川省登山管理办法》为例,其中规定的500元以上2000元以下罚款,并不足以折抵动辄数万元的高额救援费用。

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住皖全国政协委员、安徽省政协副主席牛立文提出,“对非法进入自然保护区的驴友,要进行严厉的经济处罚乃至刑事处罚,让驴友为自己不负责行为付出成本和代价。”将驴友户外自助运动领域内发生的突发性事件,纳入《中华人民共和国突发事件应对法》所规定的事故灾难范畴,建立相应应急预案,“一旦发生险情,由政府出面协调组织救援工作,救援费用由政府、社会、个人各自分担。对于明知故犯的违规驴友,救援费用由其个人全部承担。”

住皖全国政协委员、安徽省政协副主席牛立文

而今年3月,安徽省也通过了新修订的《安徽省旅游条例》,条例于今年6月1日起正式施行。该条例规定,进入景区的旅游者不得擅自进入未开发开放区域进行游览活动,不得擅自进行影响景区资源安全和人身安全的活动。在禁止通行、没有道路通行的区域,任何单位或者个人不得违反规定开展风险性较高的旅游活动。违反前款规定发生旅游安全事故产生的救援费用,应当由旅游活动组织者及被救助人相应承担。

可以说,安徽迈开了驴友自付救援费用的第一步。

在旅游大省云南,也面临着这样的问题。越来越多的驴友自发组团,不办理任何许可手续,私入进入危险区域盲目探险。大多户外爱好者未经专业训练,缺乏探险知识,自身能力有限,加之探险准备不充分,屡屡引发安全事故。

去年,云南省政协委员王卫东就提出建议,制定《云南省旅游区救援管理条例》,明确救援类别,以及救援费用的承担主体;在旅游区门票中加入遇险救援保险项目,游客守法旅游遭遇险情产生的救援费用由遇险救援保险支付,游客违法探险遇险产生的救援费用由遇险救援保险和游客共同承担,细化不同情况和不同等级救援费用由遇险救援保险和游客承担的比例。

让盲目探险“驴友”分担救援成本,能减少违法旅游,保护游客,提高旅游的品质,这也是防范驴友安全事故的一条有效途径。

资料来源:人民网、新华网、央广网、中安在线、云南网等

相关阅读:

划重点!北京住房租赁新政出台,在京无房租户子女可入学

十一长假不要人海要美景?这篇文章供你参考

 

扫一扫,欢迎下载网络议政平台“议库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