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光的石头 记全国政协办公厅总值班室党支部

发布时间: 2017-09-27 09:20:18 | 来源: 人民政协网 | 作者: 秦志勇 | 责任编辑: 秦金月

因为梦想,一群年轻党员从五湖四海汇聚到总值班室党支部。

他们团结,他们和谐,他们坚持,共同守望着一部永不占线的电话,一盏永不熄灭的灯,一道永不关闭的大门,甘做前进道路上一枚小小的铺路石,坚守平凡,崇尚光明。

——题记

2015年11月3日,李阳平从湖南嘉禾县北上进京履新。

他是从基层遴选进入全国政协机关的副处级干部,担任秘书局总值班室副主任。此前,机关人事局主要负责同志带队,对李阳平进行了比较全面、细致的考察,从县委书记到村支书都谈了话。

李阳平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小山村。从读大学,毕业后打一年工,考入县政府办,先后担任两个乡镇党委书记,再到担任全国政协秘书局总值班室副主任,他的成长足迹,浸透着一个农家子弟的梦想和坚持,是踩着山道上的青石板一步步走过来的。

那天火车驶离车站的时刻,他的耳畔响起了家乡那位革命前辈夏明翰的话:革命者四海为家,我们的籍贯是全世界!

而当他加入总值班室党支部的时候,他看到,那里有一群像他一样、怀揣着青春梦想的年轻共产党员……

一部永不占线的电话

参回斗转,玉盘挂天宇。

忙碌一天的全国政协机关渐渐安静下来,只剩灯火几处。位于南楼505的办公室里依然灯火通明,总值班室主任兼党支部书记宿正伯正在值夜班。

叮、叮、叮……

这么晚电话响,多年工作的经验告诉他,要么是突发事件,要么是不好处理的“麻烦事”。

一接电话,直觉告诉他,这是来自民间的“疾苦声”。是一位老乡遇到了困难,拨来电话,渴望得到“上面”的帮助。

问题很具体,也超出了总值班室的职责范畴,宿正伯本可礼貌地表示“帮不了您”;但他没这么做,也不能这么做,老百姓相信党和政府,相信人民政协,对电话的另一头充满期待。自幼在山村长大的他,深知这份期待的分量。

政协不是权力机关,总值班室不是信访部门,但不能以这个由头拒绝老百姓。能帮助解决问题,自然要尽力;即便帮助不了什么,倾听也是很重要的。些小吾曹州县吏,一枝一叶总关情。哪能简单粗暴地说“不”、“不行”和“不知道”呢?

宿正伯的故乡在山西忻州,那里是黄土高原。高原上有不少石头,有些埋在土里,有些散落各处,有些铺在路上。他最喜欢铺路的石头。父亲是基层干部,18岁就担任村党支部书记,后在多个乡镇担任过主要负责人,架桥、铺路、办教育、兴企业、搞农田水利基本建设……打小耳濡目染父亲带领群众奋斗的创业史,他也梦想成为对别人有用的人,也要为社会架桥铺路。

总值班室是机关内部运行的枢纽和外部联络的窗口,也是宿正伯2003年考入机关后的第一站,一干就是5年。2014年秋,按照组织安排,怀揣着对总值班室的深厚感情,他再次回到了熟悉的南楼505。甫一上任,他就召集党支部会议,拿出了《总值班室近期工作纲要》,准备好好干一场。制度经纬、“零差错”追求、“产品质量”提升,三把火从内心燃起……

不料,火星刚点着,就差点被浇灭了。原来,总值班室在编印一期《政协工作情况周报》时,不小心漏印了一些重要内容,有领导严肃地批评了他。宿正伯心里湿漉漉的。这让他想起,在工作交接时,秘书局办文处处长、前任总值班室负责人孙薇曾向他传经,要把工作做好,一个字:盯;两个字:死盯!这次,就是自己没有盯住。他暗下决心,要牢牢盯住每一个环节。

光靠一个人死盯,能盯得住么?宿正伯琢磨,一个人就算浑身是眼,也有走神的时候;但人人抖擞一起盯,集体的力量是无穷无尽的。这股力量,就在他身边奔腾。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