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政协常委会:振兴实体经济 需"输血"更需"造血"

发布时间: 2017-07-05 08:55:16 | 来源: 人民政协报 | 作者: 包松娅 | 责任编辑: 王静

“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促进经济平稳健康发展”为主题的全国政协专题议政性常委会议落下帷幕。在三天集中协商议政过程中,常委、委员们怀着对中国经济“稳中求进”的拳拳之心,带着真知灼见而来,带着新的启迪思考而去。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涉及方方面面,此次会议常委、委员们在“着力振兴实体经济”方面的建言同样不在少数。

实体经济的健康发展是国民经济平稳运行的“坚强堡垒”,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振兴实体经济是重要任务。针对实体经济发展的现状,找出问题所在,提出解决路径,推动监督落实,这是常委、委员们为实体经济重新焕发生机和活力所打造的“闭环”。

实体产业“强身健体”提升抗风险能力

“现在坚守实体经济实在太难了。”这句感慨,并非出自哪一位常委、委员们之口,几乎谈实体经济的委员们,都会由衷冒出这么一句。

难在哪里?用张左己常委的话说,“当前我国实体经济存在内部失衡、运行不畅、产能过剩、杠杆率高等问题。”换用茅永红常委的话说,“现在从事实体企业的土地、人工、原材料、税费等成本都在上升,利润却在下降,有心增加规模或转型发展,又没有足够资金,银行融资难融资贵融资慢问题始终无法解决,发展起来困难重重。”

市场低迷、需求不振,这是近年来全球经济需要共同面对的问题,只是实体经济所遭受的冲击首当其冲。

参加此次常委会议的常委、委员们,不乏实体企业和行业的从业者,或者与之相关的“观察员”。提到实体经济,虽然不免为其一番“叫苦”“叫屈”,但其实大家内心深知,尽管路途艰难,实体经济要实现真正的振兴发展,“等靠要”是不行的,企业自身强身健体,不断修炼“内功”才是本质上的解决之道。

“去产能是实体经济强身健体的保障,不能为了地方政府的政绩和一时的GDP放松去产能。”张左己认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就是供需调整的改革,去产能是调整供需最直接的方式,容不得丝毫犹豫。要通过下达指令,落实指标,采取市场化法制化行政化手段倒逼去产能。

为了摸清实体经济发展真实现状,庄聪生委员此前去全国多地进行调研,并在25个省份的民营企业发放了几千份调查表。“事实证明,在困境中同样有实体企业实现了‘凤凰涅蓜’,他们的法宝是什么?”庄聪生介绍的时候,卖了一个关子,“四个字———技术创新。”

听完这四个字,委员们会心一笑。科技创新的确可以说是实体经济发展的制胜法宝。

但科技创新投入大见效慢,并不是所有企业都能承担得了。李崴常委补充道,在技术研发上已经走在前列的实体企业可以起到带头作用,创建起实体经济企业创新联盟,一起攻克共性关键技术,进行研究成果的共享。

说到成果共享,市场上有一种非法“成果共享”,则受到常委、委员们的呼吁抵制。

“对创新行为打击最大的莫过于侵权。”万季飞常委说,在企业里曾流传一句话,谁创新谁吃亏。对知识产权保护力度不够,对侵权行为打击力度不够,已经严重影响了我国实体企业的科技创新和品牌战略的积极性。“还是那句话,切实加大侵权的处罚力度。完善行政执法和司法保护有机衔接的知识产权保护模式,让创新者成为最大受益者。”

此外,在常委、委员们看来,放宽非公经济的准入,也是壮大优化实体经济的重要途径,是我们面临的紧迫任务。

非公经济支撑了国民经济发展的半壁江山,“几乎中小企业实体经济80%以上都是民营的,我们讨论实体经济的发展,一定要继续解放思想,不要对“公有”和“非公有”进行区别对待。”田震常委特别强调说,尤其在实体经济都困难的时候,民营企业更需要稳政策、稳导向、稳舆论,坚持市场化导向,切实提高企业盈利能力,给民营

企业家们真正的“定心丸”。

引导资金“脱虚向实”改善金融服务环境

如果把实体经济比作一个“人”,资金就好比这个人的“血液”。

由于实体经济盈利空间不断被上升的成本所挤压,资金流向“脱实向虚”成为现阶段经济发展的特殊现象。普遍“缺血”严重,成为实体企业持续发展的最大障碍。

2016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提出,“着力防控资产泡沫”“着力振兴实体经济”。可以说,引导资金脱虚向实既有利于抑制资产泡沫,又有利于实体产业走出低谷。

“一些民间投资政策落地生根还存在‘悬空’和‘梗阻’。”李毅中常委举例说,国务院明确中小企业信用担保机构免征营业税,由审批制改为备案制。这原本对企业融资是一个“利好”,但实施过程中,有关部门设置了6项前置条件,一下子缩小了政策的覆盖面。

李毅中提出的政策难落到企业身上的例子,与会议期间有的企业家委员反映的“申请报批手续太过复杂繁琐而选择放弃”的无奈,如出一辙。他呼吁,落实政策要抓紧,相关部门在制订实施方案时不要打折,不要推诿,不要设置过多条件,不要变相抬高门槛。唯有全身的“梗阻”打通了,新鲜“血液”方能畅通运行。

“减税降费是从财税方面助推实体经济发展的重要突破口。”赵光育委员提出了“能减则减”的原则,以全面清理各类政府性收费项目为抓手,同时“定向精准”地发挥税收调节作用。

李崴常委也用了“精准”二字,在他看来,减税降费都属于优化发展环境,提高精准服务能力的范畴。而让李崴更加津津乐道的是,全国政协常委会议开幕式上,张高丽副总理提出今年减负的额度将达一万亿。“希望这个数字能真正地落实到企业身上,希望政府能进一步简政放权,全面优化政策管理,切实减轻企业负担。”

当然,谈投资离不开资金来源。讨论中,委员们也一直在为“融资难、融资贵”的老问题鼓呼。“要创新融资方式和融资手段,鼓励银行等金融机构加大对民营企业的支持力度,引导低成本资金流向民营企业。”李成玉常委说,同时要通过资产证券化、债转股等方式盘活存量资产,降低民营企业杠杆率。

支持实体经济发展,重要性怎么说都不为过。众所周知,实体经济遇到的困难是世界性,也是阶段性的。有一句话叫,信心比黄金还重要,让我们向坚守实业者致敬,向为实体经济发展贡献力量者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