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懂政协双周会 走进中国式商量 标题图片 微力榜·政协微信公众号传播力排行榜
 
 

黄河为什么值得我们爱?三位委员这样说……

发布时间: 2017-06-23 09:58 | 来源: 中国网 | 作者: 胡俊 | 责任编辑: 胡俊

中国有这样一条河流,从青藏高原的巴颜喀拉山脉一路向东,跨高山,越平原,气势磅礴,所向披靡,在中华大地上勾勒出一条“巨龙”。她孕育了中华民族上下五千年的万古文明,无论时光流转,斗转星移,亘古未变的那一抹黄色成了中华儿女共同的印记。她就是黄河——我们的母亲河。

航拍九曲黄河(来源:搜狐博客)

历史上的黄河时常泛滥,古有大禹治水的历史典故,近有“黄泛区”半部中国苦难史。2016年,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治理黄河70周年。经过党和人民的不懈治理,“黄河宁、天下平”的美好愿望基本实现。时至今日,黄河依旧牵动中国人的心。

有这样一批人,他们生于黄河,长于黄河,他们对黄河母亲爱的深沉。他们被黄河哺育长大,又反哺黄河,为黄河治理发展献良策。他们是关注黄河的群体,他们是热爱黄河的政协委员。你知道有哪些政协委员为黄河发过声吗?

“黄河院士”王光谦:“中华民族的历史就是一部治河史”

中国民主同盟第十一届中央副主席,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常委、全国政协人口资源委员会委员,青海大学校长王光谦。

“1997年我们国家发生了非常重要的一件事,就是黄河断流700公里,330天几乎没有多少水流入大海。那么我们现在怎么用科学知识解决母亲河的问题,《大数据时代》这本书上有一个例子,世界卫生组织知道非典或者流感在全世界的发生情况,但是要晚两个礼拜,原因在哪?它要等世界各国报告。如果提前两个礼拜知道,过去是做不到的,现在可以做到。比方说我想知道天上一下雨黄河产生多大的洪水,有多少留到大海去,这就需要黄河大数据模型。”2013年,全国政协常委、“黄河院士”王光谦在中国网政协频道举办的“对话委员、牵手院士”活动中介绍了黄河大数据的相关内容。

王光谦是泥沙科学与江河治理研究的专家。20世纪70年代以来,沿黄地区对黄河水资源进行大规模开发利用,引用水量剧增,黄河断流频繁发生。断流的原因是用水超过黄河的供水能力,解决的办法是进行黄河全流域统一的水量调度,合理分配使用水资源。

王光谦积极参加水量调度系统开发工作,带领清华大学教师和研究生组成的课题组,数十次到郑州黄河水利委员会水量调度局,完成黄河流域水量调度系统,为确保母亲河不断流提供技术支撑。

王光谦曾经说过,“中华民族的历史就是一部治河史”。黄河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是我国北方地区重要水源。黄河流域面积近80万平方公里,担负着1.4亿人口、2.4亿亩耕地、50多座大中城市以及晋陕宁蒙接壤地区能源基地的供水任务。这些地区的生存和繁荣与国家整体发展和社会全面进步息息相关。

多年来,王光谦研究黄河,用科学治理黄河。“中国有世界上最复杂的江河,水利又关系到国计民生,国家最重要的事情在于此,我就应该坚守。”王光谦是这样淡淡地解释自己多年投身于治理黄河的理由。

他总认为自己和前辈们相比已经不知幸福多少倍了,当年黄万里、钱宁这些老先生到黄河考察,骑着毛驴,走几十天也走不完全程。现在交通便捷,王光谦2007年随全国政协常委视察团,24天穿越黄河流经8个省区对黄河沿岸社会经济发展情况和黄河本身进行调研,不到一个月时间就几乎走完了黄河全程。

他也时常想起自己求学时的艰苦环境,在改革开放之初的年代,国家还无力重视地区交通建设,水利工程所在地往往地处偏僻,交通极为不便,而现在,水利设施则是当地最著名的景区。在“景区”里工作,已经让王光谦心里十分满足。王光谦经常自豪地说:“在中国的版图上,我没有盲点。”

“黄河之子”张红武:生长在黄河边上的水利专家

清华大学黄河研究中心主任、水利部黄河水利委员会副总工程师、黄河河口实体模型试验研究首席专家、国务院参事、北京黄河之子公益基金会主席、全国政协第九、十、十一届委员张红武。

我们生活的这个星球上只有一条黄河。“九曲黄河万里沙,浪淘风簸自天涯。”黄河从青藏高原奔流而下,流经黄土高原时,夹带着大量的泥沙,混浊的河流滚滚东去,每年都会生产差不多十六亿吨泥沙,其中有十二亿吨流入大海。黄河以善淤、善冲、善徙而著称,洪峰中常出现一昼夜主流横向摆动幅度数公里的惊人现象。

但在张红武教授的心中有两条黄河:一条是原型的黄河,一条是模型黄河。

通过塑造模型黄河对原型黄河所反映的自然现象进行反演、模拟和试验,从而揭示原型黄河内在的自然规律,并直观地看出它们相互之间的关系,使黄河各种抽象的现象具体化甚至量化,可直观呈现黄河不同治理开发方案的结果,使科学决策便捷、准确,是几代黄河河沙研究者的夙愿。

1958年,张红武出生在河南淮阳,这里是有名的黄泛区,他是听着黄河水灾的辛酸故事长大的,因此,从小就树立了治理黄河的宏伟志向。1978年,张红武考取武汉水利电力学院治河专业,该专业是我国在大学河流泥沙方面所设立的唯一专业,专门培养从事江河治理的中高级人才。张红武进入这个专业学习,可以说如鱼得水。

本科毕业后,张红武又考取了著名泥沙专家李保如教授的硕士研究生,在研究生学习期间,他独立做出4个可供相互比较的河工模型,研究黄河河工模型变率影响的规律,同时在研究水力学和弯道环流等方面取得了突破性进展。

从1998年起,张红武连续被推选为第九、十、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张红武时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作为政协委员,不能只图一个虚名,要懂得为民谋福,为老百姓做一些实际的事儿。”

他一直牢记自己肩负的责任,尽心尽力地履行好参政议政的职责,经常熬夜写提案、建议。

宋丰强:在黄河边种植千亩樱花园的委员

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河南省工商联副主席,河南绿色中原现代农业集团董事长宋丰强。

在2016年的全国政协十二届四次会议上,来自基层的农民企业家、全国政协委员宋丰强连续第九年提交了一份农业生态相关的提案——《关于南水北调配套工程(郑州穿黄段)黄河荒滩治理与生态防护的建议》。他建议,对于黄河滩区的治理,国家应出台相关的政策,加强配套设施的建设和批准。

“环保部门调查显示,郑州的扬尘污染中,除了城市内的工地扬尘外,将近40%的扬尘是来自于黄河滩区的废弃荒滩。”宋丰强说,所以,黄河荒滩的生态治理,已经是刻不容缓。

贫瘠的土地不开发利用,永远不可能产生效益,而且会导致生态的进一步恶化。那么,如何走出发展与保护相互协调的路子?这些年,宋丰强一直在思考着这个问题。

“我到过沿江沿海一些地区,发现那里的滩区生态保护发展得很好。”宋丰强通过实地调研寻找出路,不仅如此,他还发现这些地区的生态绿色、休闲、观光旅游等产业发展也不错,“不仅保护了生态,方便市民休闲,还给当地经济发展注入了新活力。”

20多年的沉淀与实践,在针对黄河滩区的生态保护和经济开发中,宋丰强觉得农业生态观光旅游、休闲娱乐,是一条路子。目前,在黄河滩区原来裸露的沙地上,宋丰强已种植上万亩的牧草,使荒滩得到绿化。不仅如此,他还建立了国内最大、面积达5000亩的樱花园,共有80多种樱花品种,并以樱花为核心,延伸出若干个樱花相关的产业。

位于黄河滩区的古柏渡丰乐樱花园,该园选址在南水北调穿黄口,按照国家4A级景区标准打造,是河南南水北调古柏渡穿黄文化旅游规划区的拳头生态观光旅游项目之一。

未来,宋丰强认为,可以在裸露的滩区内种植苜蓿草,发展牧草产业,防治水土流失,防尘固沙,改良滩区土壤;也可以发展花卉苗木产业、休闲观光产业、生态旅游产业,带动区域经济发展。

还有很多委员关心着黄河,他们都在为治理、保护和开发母亲河做着力所能及的事。身为炎黄子孙,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在驱使他们,身为中华民族的一份子,我们理应为母亲河做点事。

为此,2017年7月至2018年3月,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中国网)将联合多家单位,发起“保护黄河万里直播行动”。

该活动计划从“黄河生态保护、黄河文化传承、黄河民生关怀”的角度,走近黄河,宣传黄河,理解黄河,保护黄河。

让我们携手,为治理黄河,保护母亲河贡献一份力量吧!

资料来源:中华儿女杂志、河南日报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