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懂政协双周会 走进中国式商量 标题图片 微力榜·政协微信公众号传播力排行榜
 
 

落户指标“总量封顶” 未来谁将离开北京?

发布时间: 2017-06-13 09:18 | 来源: 中国网 | 作者: 秦金月 | 责任编辑: 秦金月

又是一年毕业节。对于那些有意留在北京,谋求长期发展的应届毕业生们来说,“北京户口”是一个永远绕不开的话题。然而,今年高校毕业生落户北京的难度或将更大。

在近日召开的2017年引进非北京生源毕业生工作部署会上,北京市人社局副局长桂生表示,北京将坚持“两严控一支持”引进毕业生,即按照新版城市总体规划,对落户指标实施“总量封顶”。

留京越来越难,是为了户口“打破头”,还是“退而求其次”选择更广阔的空间?

为何提出“总量封顶”?

事实上,以往几年北京引进非北京生源毕业生一直以总量控制为原则,但今年提出的“总量封顶”更严格。2014年、2015年、2016年三年间,每年的引进名额都控制在1万名以内。而今年提出的“总量封顶”更加严格,这一举措意味着,在1万名以内的引进名额基础上继续缩减。

中国网政协频道(微信号:cppcc_china)记者查阅资料发现,在2009年北京市政协召开的十一届二次会议上,当时的政协委员提出,短期内考虑放宽面向大学毕业生留京或进京就业的户口政策,为北京长远人口转型升级打下基础。

但北京市政协委员、时任北京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刘伟表示,北京在较长一段时间内都不会取消落户限制。刘伟在2009年时就说过,中国的户籍问题最严重、最关键的并不是高校毕业生就业落户问题,而是“城乡两重天”的问题,由于存在城乡户籍差异,城市人口和农村人口在教育、就业、养老等多个方面,受到了区别对待。这是目前中国最需要做的,应该在城市化进程中削弱淡化二者的界限。他认为,首都是特殊的,在取消户籍限制方面应该更慎重,时间会更长一些,比一般城市取消城乡户籍差异还难。

中国人民大学校长刘伟,2002年至2010年07月曾任北京大学经济学院院长

八年过去了,北京的落户政策正如刘伟预言的那样,越来越紧缩,丝毫没有放开的迹象。

北京户口指标大幅骤减的趋势始于2015年。

2014年,北京市人力社保局相关负责人表示,今年(2014年)进京指标与前一年持平,不会突破1万人,但以后会逐步趋紧。2015年年初,人社部缩减高校毕业生进京落户的计划指标,各中央单位在2014年基础上指标压缩17%,毕业生进京落户条件相比以往更加严格。

同年7月,时任北京市人社局副局长张祖德明确表示,近几年北京逐年压缩了非北京毕业生留京的计划指标。随后,他公开确认,2015年北京市对高校应届毕业生的引进指标不超过9000人,而且,“2016年只减不增”。

目前,虽然2017年进京名额“缩减”的具体幅度尚未公布,但从最近三年的情况可以看出,今年外地生源进京落户指标或许不会超过9000人。

为何提出“总量封顶”?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表示,“总量封顶”是以两个“刚性指标”作为考量,一是到2020年,北京人口总量必须控制在2300万以内;二是到2020年,北京城六区常住人口要比2014年下降15%。

今年3月,北京市公布了《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16-2030)》草案,其中“以资源环境承载能力为硬约束”,正式确定了2300万的人口上限:即到2020年,北京常住人口控制在2300万以内。2020年以后,人口长期稳定控制在2300万人左右。

“这两个刚性指标形成了一种倒逼机制。”汪玉凯说,以这两个刚性指标为目标,来调控、疏解、合理布局北京人口。在“总量封顶”的设计下,未来北京对人才的筛选将更加严格,且更有针对性,即以业选人。

人才选择有严格的标准

众所周知,北京户口与众多福利是直接挂钩的。2016年10月1日,北京市正式实行居住证制度,此举使得积分落户有了希望。但北京市政协委员、北京市人民政府法制办公室原党组书记周继东在2016年时就表示过,从北京市的功能和中央对北京的要求以及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来看,北京的积分落户制度可能是全国最严的,考虑到北京的人口疏解问题,中心区在政策上应该会比郊区更严格一些。

既然积分落户困难重重,毕业生落户似乎成了一条最可行的道路。但事实是,这条道路也将越来越窄。

在2017年引进非北京生源毕业生工作部署会上有两个重要信息,即“严控城六区引进规模”和“严控北京市禁限产业引进毕业生”。

这意味着,未来北京严控引进非北京生源毕业生有地区和产业两方面的侧重。

从地区来说,是要严格控制东城、西城、朝阳、海淀、丰台、石景山这6个主城区的引进。从产业来看,“以业选人”将贯彻引进外地生源毕业生的工作,在禁限产业方面严控引进毕业生。

根据《北京市新增产业的禁止和限制目录》,食品制造、纺织服装、汽车制造、批发零售等行业都属于禁止新建和扩建范围。也就是说,这些产业都属于严控落户外地生源的行业。

北京对外地生源进京落户指标的管控,与北京疏解非首都核心功能、控制人口总量的步调一致,但控制人口与引进人才并不矛盾。北京市人社局相关负责人明确,北京未来将根据人口调控的方向和新产业的发展需求更精准地引进人才,尤其是符合首都构建“高精尖”经济结构和开放型经济体系的人才。

毕业生该何去何从?

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代表委员们热议高校毕业生就业创业。

全国政协委员、内蒙古工商联主席田震说:“现在刚毕业的大学生都想去考公务员,想到事业单位。年轻人不应当过早地被体制束缚住,而要到广阔的市场中历练,让青春在创业创新浪潮中激荡。”

全国政协委员、立信会计师事务所甘肃分所所长张萍说:“大学生就业观念需要引导,但更重要的是社会大环境的改变。大学生喜欢到经济发达、生活便利的大城市就业,这并没有错,‘人往高处走’是正常的价值选择。基层单位还是要靠改变政策环境、增强就业保障、拓宽职业发展空间等举措,吸引更多优秀人才到基层就业和奉献。”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政协委员建议大学生改变就业观念,不要“非大城市不去”。现实情况也表明,人才的流动性越来越强。

数据显示,北大、清华、人大等高校的留京比例逐年下降,清华、北大的毕业生留京率已跌破50%,而去往东部其他城市的比例逐年增多。

有专家表示,“在总量封顶的设计下,对人才的选择严格筛选,且更有针对性,即以业选人”。而进一步的分析表明,此次“总量封顶”或对留京人才群体产生结构性影响:“主要是对中等水平人才的影响”,因为最优秀的那部分拿到户口会留下,差的拿不到也会留下,但中等人才面临的挑战就颇多了:近期的有儿女就学和买车买房,远期的有医疗和养老。相比之下,中等人才在地方大城市既能拿到户口,又可以获得较好的待遇,所以“这部分人会离开北京”。

北京户口的含金量进一步提高,乐观地来说,这对人才而言并非坏事。熬到拿到了北京户口,再给单位交上一笔解约费,重新选择新的职业。这种时间换空间的战略,白白耗去了多少毕业生的青春。

可以说,此次北京的“总量封顶”政策,倒逼更多的毕业生破釜沉舟,重新规划人生路线,忘掉北京户口的含金量,让自己在更广阔的天地里去打拼。

资料来源:人民网、北京日报、中国新闻网、北京青年报、中国劳动保障报、时代周报等

 

相关阅读:

“灰色”民宿如何“变白”?

9年“限塑令”缘何屡禁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