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图片 微力榜·政协微信公众号传播力排行榜 建言中国——议库两会三人谈(专题)
 
 

再坚持几天就"解放"了!"新高考"哪些改变值得关注?

发布时间: 2017-06-07 10:09 | 来源: 中国网 | 作者: 秦金月 | 责任编辑: 秦金月

“再坚持几天就‘解放’了!”

“考完别跟同学对答案,憋着!”

“考试之前一定要上个厕所,不管有没有需要。”

“数学题不会解也要写个‘解’字”

……

老师的教诲、父母的叮嘱,这些高考前熟悉的话语,你还记得吗?

今天,2017年高考正式拉开帷幕。940万考生报名参加全国高考。

今年被称为“新高考元年”。2014年国务院发布《关于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启动上海、浙江高考综合改革试点,两地改革后的首批高中毕业生将参加高考。两地的改革一定程度上成为全国高考改革风向标。

今年,还是高考制度恢复40周年。自1977年高考制度恢复以来,高考命题、招生制度一直不断调整,“新高考”被认为是力度最大的一轮高考改革,有哪些改变?哪些经验可以推广?高考改革“突破口”要从何入手?

制作:中国网政协频道

一考定终身是否被打破?

2014年国务院发布《关于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标志着新一轮考试招生制度改革全面启动。浙江、上海率先启动高考改革试点,2017年进入正式的新高考考试录取阶段。截至目前,除新疆外,全国内地其余30个省份已先后出台了高考改革实施时间表。浙江、上海两地从2014年新高一开始实施新高考方案,北京、天津、山东、江西、海南五地将从2017年新高一开始实施。

当前招考制度下,唯分数论影响学生全面发展,一考定终身使学生学习负担过重。“新高考”之下,学生的高考成绩由“两依据一参考”构成:“两依据”指统考和学业水平考试;“一参考”即综合素质评价。

今年浙江考生迎来全新的“3+3”高考模式:必考科目语数外3科统考,外语可考两次,自选3科学业水平考试成绩计入总成绩,学业水平考试可一年两考。目前已公布高考新方案的省区市,也大多采用这一模式。

全国政协委员、南京大学经济学教授刘志彪认为此次新高考综合改革尝试打破某些不公平和不科学,“总体是在地区公平、让学生全面发展的原则指导下进行。”他说,长期以来,高考“唯分数论”的机制从个人发展看,给学生带来过于沉重的压力,不利于塑造身心全面发展的社会人;从社会层面看,不同区域、城乡的考生入学机会存在差距,“北京人不想出北京、上海人不想出上海”等问题显著,中小学名校择校热等现象不可避免地存在着。

全国政协委员、南京大学经济学教授刘志彪

而新的高考模式可以让考生拥有多次考试机会,轻装上阵,放松心态,把握更多机会。

学生选择权是否增加?

上海、浙江两地“3+3”新高考方案取消文理分科,打破传统文科考“史地政”、理科考“物化生”的模式,考生可根据兴趣和特长,从学业水平考试科目中任选3科成绩计入高考总成绩。

根据浙江省教育考试院的数据,浙江省选择传统理科的学生由60%下降到17%,选择传统文科的由40%下降到10%,更多学生交叉选择三门选考科目。

越是学科倾向明显或越早进行职业规划的学生,就能越好地运用选择权。反之,如果学生不知道自己的兴趣所在,在选择考试科目时则容易困扰。比如,高考报名前,还有部分学生要求更改选考科目,有的甚至已经多次修改。

有的学生掌握知识能力表现优秀,但对未来职业、人生却没有起码的思考和规划。新的录取方式,倒逼考生和家长提早关注这些问题。为此,学校已开设职业生涯规划课程,对学生进行指导。

要真正满足学生的选择权,还必须在教学上进行相应改革。从上海、浙江的情况来看,虽然有些学校在教学管理上存在一定困难,但选课制、走班教学、分层教学、分组学习已成为新常态。

录取模式有何变化?

全国政协委员、国家教育考试指导委员会委员、北京师范大学原校长钟秉林说,“新高考”改革的两个基本价值取向,是尊重学生选择权和扩大高校招生录取自主权。改革的最终方向,是实现高校和考生之间的双向选择。

全国政协委员、国家教育考试指导委员会委员、北京师范大学原校长钟秉林

浙江的“新高考”方案,采用“专业+学校”的录取模式,普通类高考考生可填报80个专业平行志愿。今年上海本科批次的志愿填报及投档的基本单位由“院校”改变为“院校专业组”。高校根据各专业的选考科目要求形成若干个“院校专业组”,一个“院校专业组”包括数量不等的专业。因此,本科普通批次志愿填报数量,由往年的最多可以填报10个“院校”志愿,改为最多可以填报24个“院校专业组”志愿。

招生取向发生哪些变化?

在很多高校教师看来,“新高考”最大的亮点之一,就是高校招生将参考学生在高中阶段的综合素质评价信息。

上海纽约大学中方招办主任周鸿说,对一个学生的终身发展而言,除了学习能力和知识水平外,志向、抱负、兴趣、素养等个性化因素更为重要。纵观世界一流大学的招生,基本上都坚持一个理念:既要求学生有优异的学业成绩,又要求学生在社团活动、科技创新、体育竞赛等综合素质方面有出色表现。

杭州高级中学校长尚可说,这种招生取向已经撬动了中学育人模式的重构。高考改革释放出的多元化招生信号,已经倒逼中学关注学生的基本素养,如社团表现、学术创新和体育竞技等。

也有一些高校招生老师认为,引入综合素质评价的方向是对的,但如果不搞量化考试,应如何评价学生,目前中学和高校还在摸索阶段。

关于高考改革,委员还有这些建议

全国政协常委、复旦大学教授葛剑雄:各省份的实际情况各不相同,因此,各地在推进高考改革的过程中,一定要谨慎,一定要多做一些调研。目标是一致的,但是一些发达地区的经验,不一定完全适用于欠发达地区,一定要从本省的实际情况出发,制定推出适宜的高考改革方案。

全国政协常委、民进中央常委、安徽省教育厅厅长李和平:未来的高考绝不会趋向应试教育,而是会更加注重综合评价。以后的高考改革方向将明确,要与国际接轨,要看考试成绩,但更多的是根据孩子在所有学段的表现做出评价。尽管现在还做不到,但肯定会经历这个过程。

全国政协委员、华东师范大学社会发展学院院长丁金宏:建议将全国高考的统考时间调整为6月的第一个周六开考,主课在周六、周日考毕,最大限度地方便考生和家长,最小程度地影响社会运行。

全国政协委员、广东外语外贸大学教授顾也力:建议在录取环节上给高校更多的自主招生权,保障考生的选择。将来或能取消录取批次,改为按专业投档录取,更能为学生提供升学、就业优势。学校可能不是一流的学校,但是这个专业是一流的,就可以吸引优质生源。

资料来源:新华社、中国青年报、中国新闻网、人民政协报、中国教育新闻网等

 

推荐阅读:

“灰色”民宿如何“变白”?

监管出台 浪口之上共享汽车飞向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