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图片 微力榜·政协微信公众号传播力排行榜 建言中国——议库两会三人谈(专题)
 
 

“灰色”民宿如何“变白”?

发布时间: 2017-06-06 09:09 | 来源: 中国网 | 作者: 秦金月 | 责任编辑: 秦金月

端午节刚过,这个假期,你出去游玩了吗?在很多古色古香的景点,越来越多的游客选择住在民宿来体会一座古城的脉络与闲适的慢生活。

不过,我国民宿业虽然发展迅速、市场旺盛,但基本处于尚未取得合法经营身份、被各部门默许经营、脱离监管的尴尬阶段。

民宿的灰色运营状态如何才能合法化?

湘西凤凰古城民宿 张晓东/摄影

什么是民宿?

民宿,是指利用自用住宅空闲房间,或者闲置的房屋,结合当地人文、自然景观、生态、环境资源及农林渔牧生产活动,以家庭副业方式经营,提供旅客乡野生活之住宿处所。民宿不同于传统的饭店旅馆,也许没有高级奢华的设施,但它能让人体验当地风情、感受民宿主人的热情与服务、并体验有别于以往的生活。

民宿面临主要问题

1.法律界定不统一,监管制度不完善

2.食宿标准、消防、卫生等技术要求难达标

3.进入成本低,运行成本高

4.项目小,乡村基层为主,监管难度大

5.绝大部分处在灰色运营状态中

为什么民宿很难取得合法经营身份?

在目前占据福建省泉州市民宿业半壁江山的鲤城区,最大的原因还是老房子消防难达标。

民宿要取得消防许可证,首先主体建筑要通过消防部门验收,其次,民宿必须符合商业用建筑的消防标准,第三,民宿内必须配置消防基本设备。在肃清门客栈、旧馆驿青年客栈等处,手持式灭火器等基本消防设备等都置于显眼位置,但这还不够,因为根据《福建省家庭旅馆消防安全基本条件》,老旧建筑的建筑材料、建筑方式都很难达到商业用建筑的消防标准。

北京亦是如此。据北京市旅游委相关负责人透露,在北京的民宿游中,有33家分布在东城和西城的传统四合院,经过评定被挂牌为“北京人家”,获得了经营资质。但除此之外,绝大部分乡村民宿一直在无照经营,由于这些民宿没有进行申报注册,很难统计数量,更令监管十分困难。据不完全统计,无照经营的乡村民宿超过九成。

北京市旅游委副主任于德斌曾表示,一直以来,公安部门从特种行业管理的角度出发,要求民宿旅游从业者必须遵守2007年出台的《北京市宾馆业治安管理规定》,其中要求“旅馆与其所在建筑物中的非餐馆部分之间有隔离设施”等,同时还有经营规模、技术标准等制约。这导致一些有特色的住宿单位不能申报“北京人家”。

此外,对京郊民俗旅游从业者来说,很多民宿就是利用自家的平房院开展经营,而按照现行规定,不论利用自有还是租赁住房从事民宿旅游者,都要符合工商、公安、消防、卫生计生、食品药品监管、环境保护等部门针对社会旅馆的管理标准,但这明显不适用于小规模的民宿。

针对民宿发展现状,福建、北京的多位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提交了关于加快发展民宿经济的建议。核心意见是加强政策扶持,针对精品项目,在环保、工商、消防等准入许可和经营许可等审批事项上,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特事特办,合理营造良性发展氛围。

鲁朗民宿 郑胜日/摄影

怎么才能“管而不死,放而不乱”

民宿姓民,民是她存在的意义,也是她的生命力。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第八批援藏队副领队,林芝市鲁朗景区管委会主任黄细花说:“用管宾馆、酒店的制度去管理民宿,很有可能会发生‘一管就死’的后果。”因此,代表委员们才提出“特事特办”这个原则,为的就是不要一管就死。但是特到什么程度,才不至于导致“乱”,这就需要精细的立法考量了。

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第八批援藏队副领队,林芝市鲁朗景区管委会主任黄细花

明确民宿的概念,即何种规模的是民宿,而何种规模就是宾馆了,首先对此进行清晰的区分和界定,才能谈到下一步的针对民宿的特事特办与有效管理。民宿要区别于宾馆与酒店而单列标准,而且要统一标准——这一观点,是黄细花与湖北省政协常委、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叶青的共识。他们介绍,已通过北京市人大常委会三审的《北京市旅游条例》所明确的“民宿”概念是,规定城区民宿的经营规模,客房数为五间以下;乡村民宿的经营规模,客房数为15间以下。客房数超过上述规模的,按照国家和本市旅馆业的相关规定进行管理。这一《条例》的价值在于,以客房数规模在民宿与宾馆之间划清了分界线。

湖北省政协常委、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叶青

不过,与条例实施相辅相成的食宿标准和技术要求等细化措施,如民宿的消防、经营许可、卫生许可等方面,北京的立法机关表示还在进一步细化中。如前所言,如果按照宾馆的消防标准等来管理民宿,相当一部分的家庭旅馆将被挡在门槛之外,很难通过公安、消防、卫生等部门的审批和验收。还有吃饭问题,如果游客愿意吃民宿的农家饭,是不是还要申请食品经营许可?

对此,黄细花提出,民宿不同于一般的宾馆,对它的管理,用传统的审批制可能会一管就死,她认为对民宿采取备案制,而不是审批制,更有利于其发展。“现在的饭店和酒店很发达,游客住过很多地方的酒店,恰恰就会更愿意住到民宿里面去。我所在的鲁朗小镇有140多家民宿、2000多个床位,还有恒大、保利、珠江三个品牌酒店和多个精品客栈,但有些游客就是不愿意住到大酒店里面去,而是愿意住民宿。因为住在这里能让他像当地人一样生活在风土民情中。”

一位旅行者在游记里面写道:在鲁朗民宿吃石锅鸡,一桌10个人400元左右,不出现大胃王的话基本够了。味道挺好的。在藏民家或许可以碰到他们自己采挖的虫草,我们这一家25元一只,随便自己挑选,比很多地方多少钱一克要便宜好多好多。

叶青提出给民宿分级,用分级和后补助的方式督促民宿向上发展。“每一级别的消防、卫生、食品标准都不同,收费也不同。政府检查一年做一次,去决定每一间民宿是升级还是降级。只要达到一定星级,政府每年给予一定补助,这种补助要采取后补助的方式谨慎操作。”

关于民宿运营,政协委员还有哪些建议?

海南省保亭县政协委员、海南第一家黎家民宿创始人林维如说,“‘民宿’是当地居民利用自宅空闲的房间,结合地域性人文、自然景观、生态、环境资源及农林渔牧生产活动,为游客提供乡野生活住宿、民俗活动、农业体验、休闲娱乐、康体养生、旅游度假等内容的一种休闲旅游新业态,是乡村旅游的重要组成部分。”

2016年保亭全县的旅游接待量504万人次,全县有民宿(含农家乐)、果园等乡村旅游点93家,从业人员2000多人。其中民宿(含农家乐)53家,提供住宿的有15家,涌现出了黎家民宿、槟榔谷兰花客栈、雅布伦山庄、悠然帐篷营地等一批较有代表性的特色民宿,其中黎家民宿和悠然帐篷营地以鲜明的黎族文化符号和情怀曾两度亮相央视而闻名于海南民宿圈。

“要加强规划布局,试点先行。”林维建议,县旅游委研究制定保亭民宿发展的专项规划,并将其纳入多规合一,对现有民宿发展摸底排查,并根据自然景观、村庄条件等,出台相应的民宿发展规划线路图,形成目标明确、布局合理、定位科学、特色鲜明的民宿旅游发展规划。对三道镇具有资源优势和建设基础的村先行试点打造保亭黎苗风情民宿集群,可通过村统一经营、村民自主经营或引入具有民宿经营经验的业主等多种模式进行开发。

林维还表示,要加大政策扶持,突破制约,建议县政府出台《关于发展保亭民宿旅游业的扶持措施》等相关政策,扶持乡村民宿产业的发展。加强指导和服务,确保有序发展;理顺机制,强化合力,完善配套,整合现有旅游资源,带动特色农产品销售,延伸乡村旅游产业链。

民盟泉州市委会针对泉州民宿发展现状, 提交了《关于加快发展泉州民宿经济的建议》。

建议提出四点建议:第一,加强布局规划,确定试点先行,结合古村落保护、美丽乡村建设等,做好全市民宿发展的布局规划,研究制定相应的民宿发展规划线路图,明确重点发展区域;第二,加强政策扶持,突破制约瓶颈,尽快推进出台本市《推进民宿经济发展的实施意见》等相关政策,针对精品项目,在环保、工商、消防等准入许可和经营许可等审批事项上,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特事特办,合理营造良性发展氛围;第三,加强指导服务,规范经营管理,适时成立行业协会,开展民宿经营户信用等级评定,提升民宿产业整体品质;第四,加强上下联动,完善公共配套。

全国政协委员朱鼎健建议,由国家旅游局牵头编制推行农家乐、民宿综合评定的国家标准。同时,他还提出,制定标准时,一定要着重体现“绿色标准”:“除了旅游安全、卫生、服务素质等指标外,要重点强调鼓励资源和环境的保护。农家乐、民宿应以此为生存根基和出发点,进而发展其建筑文化、历史文化、民族民俗文化等方面的人文独特性,体现有温度的人文关怀精神。”

资料来源:检察日报、海南日报、泉州晚报、深圳特区报

 

推荐阅读:

保护黄河母亲河 竟然有这么多委员为她呐喊!

保护黄河万里直播行动”大调查 你对黄河知多少?

不吹不黑,差点背锅的昆明为环保做了不少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