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图片 微力榜·政协微信公众号传播力排行榜 建言中国——议库两会三人谈(专题)
 
 

朱维群:我关注“一带一路”建设中的民族宗教问题

发布时间: 2017-05-31 09:36 | 来源: 北青网 | 作者: 周宇 | 责任编辑: 胡俊

我关注“一带一路”建设中的民族宗教问题

 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全国政协民族和宗教委员会主任 朱维群 曾任中央统战部副部长15年

    在今年3月7日上午中共界别的小组讨论中,朱维群针对“一带一路”建设中要注意我国和沿线国家民族宗教问题做了发言。会后,针对这个问题他为北京青年报记者又进行了详细解读。

民族宗教因素关系“一带”建设

北青报:丝绸之路经济带和过去的丝绸之路区别在哪儿?

朱维群:传统的丝绸之路指以洛阳、西安为起点,向西经陕西、宁夏、甘肃、青海、新疆,连接中亚、西亚直至地中海各国的陆上商道。如今中国首倡的丝绸之路经济带,则是由中国经中亚、俄罗斯至欧洲,中国经中亚、西亚至波斯湾、地中海,中国至东南亚、南亚、印度洋等一系列国际经济合作走廊组成的网络状开放型经济贸易体系,其所连通的国家、地域远超传统丝绸之路,但是其基本构成仍然不脱离历史上的主干。

北青报:从民族、宗教的角度看,当今的丝绸之路经济带与古丝绸之路有什么共同点?

朱维群:历史上的丝绸之路同时也是“民族融汇走廊”、“宗教交流走廊”,如今的丝绸之路经济带在中国境内关联度最高的地区仍然是少数民族人口比例比较高的地区。比如被定位为核心区的新疆,少数民族约占总人口的63%,宁夏回族约占总人口的36%。

出境再往西,经中亚、西亚至北非,基本都是伊斯兰国家。各国政局稳定性及经济前景无不与民族、宗教两个问题密切相关。我们对丝绸之路经济带的研究无疑以设施建设、资源开发、商贸连通、产业链分工等经济活动为中心。但同时也要看到,无论国内还是国外,民族、宗教因素始终是关系到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全局的重要问题。

“一带”国内段要加快自身发展

北青报:您曾经就此问题到我国西北地区进行调研,这些地区现状怎样?

朱维群:在经济带国内段,尽管改革开放以来国家不断增加对西部地区的投入,使这里的基础设施有了很大改善,群众生活有了很大提高,但由于地处高原、高寒、干旱、边境地区,沿线迄今很多地方仍是欠发达地区,基础设施历史欠账多,社会发育程度低,城镇化进程慢,生态保护任务重,由此造成内生发展动力不足,对国家财政补贴的依赖度偏高。“民族地区”和“贫困地区”两个概念在这里经常是重叠的。

北青报:通过调研,您对当地的发展有什么建议?

朱维群:要用好当地的自然资源、人力资源、文化资源,首先使我们自己这片地方有一个更快的发展。为此,国家有必要在这些地方上多一些投入大、效益好,具有长期、多方面带动效益的项目,增强地方经济整体实力,避免过去在民族地区资源开发中当地受益偏少的情况再发生,努力使民族地区群众从项目中多受益,增加就业,提高收入,带动脱贫。当然同时,也要防止缺少科学规划乱上项目的现象发生。

国家要加强对境内外宗教交流的管理

北青报:伴随着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建设,跨境宗教交流是否会增多?

朱维群:可以预见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建设将为我国西部与境外的宗教交流提供更便捷的条件。现代国际社会地缘政治和国家主权概念已经大大不同于古丝绸之路那个时代。从国家主权和安全的角度看,国家有责任对这种交流加强管理和指导,有必要总结历史的经验,使这种交流最大限度发挥正面、积极的作用,最大限度地消解可能发生的负面、消极的作用。

同有关国家共建安全预警、合作机制

北青报: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沿线国家民族宗教领域形势如何?

朱维群:在经济带国际段,各国普遍有着与中国加强经贸合作的强烈愿望,各自拥有自己的优势,但也面临着与民族宗教因素有关的这样那样的问题。经济带建设从宏观规划到具体项目决策,都要从国际政治、社会政治角度进行风险评估,趋利避害,同各相关国家共同建立安全风险预警机制和反暴恐合作机制,维护好中国自身利益和经济带相关国家的共同利益。

文/本报记者 周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