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言中国——议库两会三人谈(专题)
 
 

当我们谈论分享经济时,应该谈论些什么?

发布时间: 2017-03-29 13:34:50 | 来源: 新华网 | 作者: | 责任编辑: 李培刚

十年前,如果问分享经济是什么?几乎没有人能说出一个所以然,因为那时候还没有出现任何一个可以被称作是“分享经济”的商业模式。但如果要了解分享经济的本质,还得从更久远的时期说起。

支付宝、摩拜单车、滴滴出行、Airbnb……这些为人们生活带来便利,并已深刻融入人们生活的分享经济模式不仅属于互联网创新的一部分,同时也是智慧城市发展中不可缺少的活力基因。

“智慧城市和分享经济是互相促进的关系。”上海市经信委副主任邵志清曾指出,没有智慧城市基础设施的建设,分享经济就无从发展,而分享经济的发展又能激发城市新一轮的创新活力。

于是,在“2016年上海智慧城市体验周”开幕式论坛上,与会的专家学者和企业家们都不约而同地谈论起了“智慧城市建设下的分享经济”。

当我们谈论分享经济时,应该先了解其本质

十年前,如果问分享经济是什么?几乎没有人能说出一个所以然,因为那时候还没有出现任何一个可以被称作是“分享经济”的商业模式。但如果要了解分享经济的本质,还得从更久远的时期说起。

赛迪研究院副院长樊会文认为,要理解分享经济的本质,得追溯到互联网的起源,因为分享经济是基于互联网的、自组织的共建共享经济模式。分享经济不是“分享”,即不是通过传统意义上的中介把资源集中起来然后进行再分配。“分享经济恰恰是脱离中介的,是终极的供给者和需求者直接进行对接。”

为什么以前的“分享”不能脱离中介而现在可以?“因为以前没有互联网,或者说互联网的技术还没有发展到可以支持分享经济。”樊会文解释,互联网的技术架构让每个上网终端,即上网者都是平等的,“这种全球平等的互联互通让所有人都无差别地在为互联网贡献自己的数据,由此,互联网上就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共建共享信息库。”

当使用互联网的用户越多,互联网上的信息资源就会膨胀的越快。“这时候,互联网这种汇聚资源,分享数据信息,并带来经济价值的特性就体现出来了。”樊会文说,“由此就产生了分享经济。”

当我们谈论分享经济时,需要知道参与分享经济的企业特征

在分享经济时代,互联网企业也会因势而产生哪些新特征?樊会文指出,这时互联网公司都不会满足于内容生产,而是转向平台,平台建设会成为分享经济实现的基础,“只要每个行业愿意与互联网相结合,都会产生业务模式、共享模式的创新,这些创新也会引起新需求。”在樊会文看来,发展分享经济也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一部分。

支付宝是目前中国最大的第三方支付平台,其开放运营方蚂蚁金服副总裁邹亮指出,在“互联网+”前提下,支付宝在建设智慧城市时已有了很多分享经济方面的创新。

“过去政府服务在信息化的过程中碰到过因协调性、整体性缺乏,各部门都是信息孤岛,而市民获得感低,投入产出不成正比等方面的问题。”邹亮表示,支付宝从上线开始就在思考如何打破这种僵局,“我们最先把各种政府服务和便民措施都整合在支付宝这一个平台上面,就是从一开始就转变了思维方式,从分享经济的思维方式出发,与政府一起共建共享,为市民提供真正智慧的服务。”

邹亮希望,未来希望能帮助政府利用好互联网平台上的各种数据,让政府拥有一个充满数据的智慧大脑。

摩拜单车上海总经理姚呈武也表示,希望摩拜单车这种自行车分享经济平台的发展既能减少城市二氧化碳的排放量,又能通过互联网平台的数据搜集,如自行车出行指数、使用人群分析等推动上海城市经济的发展,“摩拜单车希望能对最后一公里交通进行有效补充,更希望通过自行车交通数据库为城市作出自己的贡献,让更多人通过骑行改变我们的城市。”

当我们谈论分享经济时,也需要思考一些痛点

在分享经济不断创新的商业模式应用中,各种“意料之外”的事故逐渐成为主要分享经济商业模式在推广时的痛点。因此,分享经济商业模式创新参与者们逐渐意识到,分享经济的实现也需要法律、监管等手段的保障。

前段时间频频陷入司机行为不轨等负面新闻的滴滴出行对此深有感触,其政府事物部高级总监凌亢从实践中总结指出,安全是分享经济的责任和承诺的底线,分享经济是市场化的手段因此需要有市场监管,企业需要政府帮助一起守住安全的底线。

面对分享经济的“痛点”,樊会文在最后为分享经济的可持续发展提出建议:“第一,分享经济的龙头是创新型互联网运营平台,其他实体如酒店、工厂、汽车都将逐步沦为平台的终端;第二,分享经济将是未来的主流经济形态,而不是个别行业的业余、零星经济,其引起的经济组织模式颠覆和利益格局重塑不可避免。因此,应当未雨绸缪、妥善协调,安排再就业和职业培训。”

分享经济与智慧城市,需要一同成长与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