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言中国——议库两会三人谈(专题)
 
 

互联网医院看上去很美,部分平台接诊不理想

发布时间: 2017-03-28 16:49:46 | 来源: 新京报 | 作者: 张秀兰 | 责任编辑: 李培刚

经历了2016年的集体爆发后,互联网医院今年热度依然不减。本月,15家互联网医疗企业获得互联网医院资质,好大夫在线互联网医院还被银川纳入医保报销范围,互联网医院就诊对接医保首次有了试点个案。

这让人们再次把目光聚焦到互联网医院的运营上。它一度被认为是移动医疗的下半场,同移动医疗一样,互联网医院也面临盈利的拷问。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借助互联网医院完成闭环后,就诊、药物、保险等将成为互联网医院的多个盈利点。

布局

互联网医院多地覆盖

互联网医院成为近期医疗领域的热点话题。此前已经多地开花的互联网医院在中西部取得突破。3月19日,丁香园、七乐康等15家互联网医疗企业与银川市政府签约,正式获得互联网医院资质,将建互联网医院。

同日,好大夫在线宣布,银川市民在好大夫在线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看病,不仅可以用医保个人账户支付,且纳入门诊统筹,按比例进行报销,此举在全国范围内尚属首次。

不过,两天后,网上为此闹出了一起“乌龙”,有文章称因怕引起市场错乱,好大夫在线“虚拟互联网医院”被国家卫计委叫停。好大夫在线随后发出声明澄清,称“叫停”一说是无中生有,旗下互联网医院正常运转。微医等也联合声明,称双方无论从线下出发还是线上出发,“初心一样、目标一样”。

不得不承认,互联网医院已经呈现出愈演愈烈之势。目前微医互联网医院已在上海、山东、四川、湖南、广州等19个省市落地。微医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乌镇互联网医院目前已连接了微医的2400多家医院26万多名专家,7200多组专家团队。好大夫在线CEO王航介绍,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运行100天后,开诊医生数为1.1万,覆盖全国30个省市地区,总服务患者数为98.5万人次。

运行

模式各有不同

从具体运行模式来看,几家互联网医院各有差别。

好大夫在线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是典型的互联网+医疗服务模式,主要借助互联网技术平台开展服务,涉及线下的部分均与各实体医疗机构开展协作。在互联网医院开业当天,好大夫就同时揭牌了会诊中心、手术中心、合作检验中心、合作药店等四家线下合作机构。

微医旗下乌镇互联网医院初上线时,主要面向非首诊患者。微医相关负责人介绍,为初诊患者推荐、匹配对症医生,提供在线咨询服务;为复诊和会诊患者(常见病和慢性病患者为主)提供在线诊疗和远程会诊服务是其主要服务。

定位于慢性病二次诊疗的七乐康互联网医院,医生和患者的首次问诊是在线下进行的,患者主要聚焦在慢病患者、复诊患者、康复患者几个群体,七乐康为他们提供远程诊断、远程会诊、远程门诊的服务。

以此次互联网医院取得突破的银川为例,在当地开展的互联网医院主要为两种模式,根据银川市政府《银川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实施细则》,互联网医院有两种类别,即互联网+医疗服务模式的互联网医院,与医疗机构+互联网技术模式的互联网医院。

就诊

部分平台接诊不理想

记者3月27日登录几家互联网医院平台发现,医生接诊情况并不理想。

在微医广西壮族自治区互联网医院平台,记者以患者身份预约发现,接诊量在10位以上的医生并不多见,以消化科为例,医生的最高接诊量为140,排在第二位的医生接诊量为65,记者统计,超过一半的医生接诊量为零。其他科室医生接诊量情况相似,在皮肤科,超过六成的医生接诊量为零。公开资料显示,这家互联网医院于2016年5月落户广西。

类似情况还出现在其他平台上。记者随后登录被称为国内首个省级云医院平台的“广东云医院”APP中,在记者选择的消化内科医生“专家问诊”一栏中,app显示的7位医生中,仅有一位主治医师的问诊量达到两位数,为50,其余医生问诊量均未超过5,两人问诊量为零,记者选择其他科室,问诊情况类似。该云医院由广东省医院协会、广东省芸辉科技有限公司于2016年3月联合推出。

医保

对接报销进展有点慢

值得注意的是,能否纳入医保一直被视为互联网医院发展的重要因素。此次好大夫在线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率先破冰,银川市民在其就诊,可以用医保个人账户支付,且纳入门诊统筹,按比例进行报销。

微医在医保对接方面也没有停下。微医方面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四川微医互联网医院正在技术层面进行在线医保的对接。宁夏互联网和相关部门的医保对接正在进行中,不久将会实现。此外,乌镇互联网医院也正与各级卫计委与人社部门接触,对接医保接入试点资格。

不过,微医在银川的医保对接至少要等到明年。银川市人社局副局长戴玉荣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在试点期间(至2017年12月31日)暂不考虑扩大范围。

盈利

产业链闭环完成后有可能多环节盈利

互联网医院也被认为是移动医疗完成商业闭环的重要环节,其盈利能力自然备受关注。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多个环节都可能成为互联网医院的盈利点。

以微医为例,依托互联网医院连接医、险、药产业链闭环,从而实现规模化盈利。微医董事长兼CEO廖杰远2016年底宣布,2016年微医营收超过12亿,医、险、药三块主业实现盈利。其中,医约占45%,险约占35%,20%为药。微医相关负责人表示,保险是互联网医疗生态非常重要的一环,并有望成为患者真正的付费方。

七乐康互联网医院的盈利模式则是通过医疗服务的输出、产品的销售来实现,包括诊疗费、物流、金融等,其收入来自于产品销售、未来检查检验、保险、金融、手术、大数据等服务。

香港艾力彼医院管理研究中心主任庄一强告诉记者,互联网医院就诊纳入医保,目前仍是一种试点,算不上整体意义上的突破。另外,经历了集体爆发的互联网医院,“存在的问题并没有得到改善”,市场业态不可能长期如此。经过市场的整合和淘汰后,可能只剩下少数几家。

庄一强还认为,在未来几年,互联网之于医疗,可能仍然以辅助性技术手段存在。(张秀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