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懂政协双周会 走进中国式商量 标题图片 微力榜·政协微信公众号传播力排行榜
 
 

两会三人谈:治堵向日本学啥?合法驾照“不合格”怎么办?

发布时间: 2017-03-15 14:31 | 来源: 中国网 | 作者: | 责任编辑: 李培刚

 

中国网记者 李培刚 张宁锐 北京报道

精彩摘编:

程永华:从中国驻日大使馆到日本的外务省, 20年前需要40分钟时间,现在留出20分钟就可以保证赶到,……日本人在治理交通拥堵方面,确实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

闫文辉:拿到驾照算是合法的驾驶人,但能不能开得好车、文明驾驶,做个合格的驾驶员?不一定。有的“合法”驾照不一定“合格”,这需要调整考核的指挥棒。

据公安部交管局统计,截至2016年底,全国机动车保有量达2.9亿辆,每百户家庭拥有36辆。仅2016年新注册登记的汽车近2800万辆。全国有49个城市的汽车保有量超过百万辆, 有6个城市超过300万辆。而中国3.1亿汽车驾驶员中,驾龄不满1年的3300万人(约占1/10)。

这么多人、这么多车城市交通会成啥样呢?《2016年中国主要城市交通分析报告》,中国最堵前10名济南、哈尔滨、北京、重庆、贵阳、深圳、昆明、杭州、大连和广州,每天交通要拥堵1.8小时以上,拥堵前4名的城市每天竟要拥堵2个小时以上。

今年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中国驻日大使程永华提案建议中国治堵可向日本学习。北京市政协委员、东方时尚驾驶培训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闫文辉也多年为这个问题鼓呼奔走。

两会期间,两位受邀来到中国网政协频道、全国首款网络议政平台《议库》推出的《建言中国——议库两会三人谈》视频节目,接受专访。

东京“治堵”经验值得国人反思?

日本东京的人口2100万左右,市区面积617平方公里,机动车保有量800多万辆,面积、人口与北京差不多,机动车保有量比北京还多,现实情况是东京的交通情况比北京好很多。

但20年前并不是这样。

程永华介绍,从东京的驻日大使馆到日本的外务省, 20年前需要留出40分钟时间,才能保证准时赶到。现在20分钟时间就可以了。

东京在“治堵”过程中有一条重要的经验是“精细化管理”。程永华回忆,20年前在东京主要的交通路口都会看到有人拿着计数器在计算每分钟通过的车辆数,然后根据监测车流量来设计红绿灯的时长,“那时候主要靠人力,但精细化管理已经做得很扎实了。现在科技进步,有了大数据统计,这种基于大数据的精细化管理让道路利用率、出行效率大大提高。”

东京的另外一条经验,是把交通拥堵的路口立体化,某个方向的交通拥堵的厉害,就设计一个汽车的跨界桥,来专门解决这个路口的拥堵问题。

日本治理交通拥堵,还有一个有效的办法是大力建设和完善公共交通系统。程永华介绍,现在日本东京整个首都圈共有地下、地面和地上130多条轨道交通,总里程达到3578公里,在东京市内80%的区域可以10分钟内到达电车或地铁站,公共交通上下换乘也做到了无缝衔接。乘轨道交通市民可以直接进入大商场、写字楼,人不需要再到地面,这有效缓解了路面行人的压力,路面交通的压力也减少了。

日本目前也在想办法尽可能地控制汽车保有量,其中有一项措施是买车之前必须要有固定的车位证明。程永华介绍,如果有人在乱停车会被高额罚款。 

驾驶员是要“合法”的还是“合格”的?

闫文辉做了22年的驾驶培训,对驾培行业够熟悉。

闫文辉认为,目前的驾驶培训存在问题,这也是导致交通问题的主要原因之一。“拿到驾照这就是合法驾驶人。但经过培训的驾驶人守法意识不强、文明意识不强,就不能称为合格的驾驶人。仅仅是考试通过取得驾照,这只能叫合法的驾照,但不一定是合格的驾照。”

闫文辉认为,现在驾培行业依旧是应试教育,把考试“通过率”看得太重,忽略了教学大纲中对驾驶员文明驾驶品德和素质的培养。很多学员拿到驾照依旧不会开车。

闫文辉说:“一些汽车发达国家,从小就开始讲述交通法规,培养安全出行的意识,有的国家幼儿园、小学、中学乃至大学都有专门的交通法规课程。而我们国家不同,基础教育还有学龄前教育,只会浅层次讲讲红灯停、绿灯行简单的知识,唯一一次能系统的接受道路交通法规学习的机会就是要买车了,到驾校学习。如果驾培机构再把这唯一一次系统培训的门槛放松,或应试、交差,那这些人上路道路情况能好起来吗?”

闫文辉建议,对驾校的考核应该由考察“通过率”转向考察学员在未来3年的事故率、死亡率,要调整指挥棒,落实驾考培训的素质教育。“现在改革还来的急,现在每年新增驾驶员2000多万人,这些人培养好了,为了三五年,或八年十年,他们就是文明驾驶的主力了,情况会好很多。”

程永华建议健全公共交通体系,鼓励大家利用公交系统出行,减少城市拥堵。“鼓励民众文明出行和绿色出行,鼓励大家骑自行车,这是绝对绿色的,同时也锻炼身体,文明出行的教育要从娃娃抓起,从小孩抓起。”程永华说,交通治理是一个系统工程,应该全社会共同努力。闫文辉也告诉记者,三年前他就在筹建中国驾培行业协会,希望通过行业协会组织的力量,让交通治理更加科学化、现代化。

推荐阅读:

“请房地产商放过非遗!”非遗基金会理事长为啥激动?

姜昆陈四光:非遗传承人可成为一带一路上的文化使者

中国人的“活法”出问题了?苏士澍王东林深解中国文化自信

看病难看病贵是伪命题?政协委员赵平温建民“刷心”你的“姿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