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言中国——议库两会三人谈(专题)
 
 

陈四光向总理建言:建设非遗特区,严防文化小镇千镇一面

发布时间: 2017-03-14 15:06 | 来源: 中国网 | 作者: 秦金月 | 责任编辑: 秦金月

 

中国网记者  秦金月  张宁锐  胡俊  北京报道

在四川成都,有一个专为“中国成都国际非物质文化遗产节”而建的主题公园,集中展示中国乃至世界上优秀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这个“名头不小”的公园从2006年开始打造,热闹一时,2011年遭遇废弃,变成养老度假村项目。

这个投资数亿、占了6500亩耕地的非遗公园,只办了两届非遗节,其后建了再拆,耕地成功“变身”房产开发用地,而最初参与投资的民间资本却损失惨重。(据新华视点2010年、南方周末2013年报道)

5年的时间过去了,北京非物质文化遗产发展基金会执行理事长陈四光听说此事,痛心疾首:“有些人,打着非遗的旗号,实际在做房地产,把房价炒上去,非遗却丢掉了,这个现象不得了,是对非遗发展的致命打击!”

“请房地产商放过非遗!”非遗基金会理事长为啥激动?

北京非物质文化遗产发展基金会执行理事长陈四光

预测:未来非遗经济将超越房地产

“希望总理批准建设非遗特区,打造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中心,这样可以建立新的商业模式,大力发展非遗经济,形成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传承、发展、固定的模式。可以为40多万个中小型企业的生存和发展提供契机,为2000多万职工的就业谋到一条基于非遗产业的新出路。”陈四光注意到最近多家网络媒体正在邀请各界参与2017年“我向总理说句话”建言征集活动。陈四光通过中国网和《议库》APP向总理如是呼吁。

“未来,如果非遗能够让国内外游客每人购物消费增加1000元人民币,将创造4万亿市场收入,未来有可能超越房地产成为支柱产业。”陈四光提出了自己的观点。

为何如此自信?陈四光说,当非遗经济进入市场后,让企业为非遗经济服务,他们根据市场的需求来设计产品,根据设计的内容生产产品,再根据市场的需求来流通这些产品。可以借助5A级景区,借助博物馆的大厅,借助世界各地的孔子学院,来流通这些带有非遗文化元素的特殊产品。这样就能迅速盘活濒临倒闭的中小型企业,让更多职工迅速上岗。

另一方面,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中心的建立,让非遗艺术生活化。非遗本来是从人民群众中来,就应该回到人民群众中去。非遗传承中心可以给全国正在建设的上千座特色小镇提供一个模式,防止千镇一面、出现“鬼城”和“空城”。

房地产商钻了非遗的空子!

陈四光认为,缺乏相关的非遗人才会使房地产趁机“钻了漏洞”。真正懂非遗的人才进入非遗领域却是有困难的。现在的“非遗热”,确切的说应该是房地产进入了非遗领域,给大众造成了“非遗热”的假象。“房地产商在借非遗之名,行房地产之实!”

“就如同我们已经出台了《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法》,但是这么长时间以来,却连细则都没有出。无法可依、无法实现, 所以政府应该有时间紧迫感。政府官员不仅仅要懂非遗的理论,更重要的是懂政策、懂经济、懂文化,甚至懂科技、懂互联网,成为综合性人才,才能带头把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事业发展好。”

“请房地产商放过非遗!”非遗基金会理事长为啥激动?

中国网中国政协频道主编张宁锐采访北京非物质文化遗产发展基金会执行理事长陈四光

为啥非遗“6月里来7月里走”?

为什么政府要有紧迫感?陈四光举了一个例子。每年六月的第二个星期六,是“文化遗产日”,在这个时间,各地往往集中举办活动,请领导、办评奖,把“非遗”做的热热闹闹,可是一过了这个日子,马上冷落下来。所以业界戏称这样的“非遗”是“6月里来7月里走”。假繁荣蒙蔽了政府,寒了非遗人的心,严重阻碍了非遗的健康发展。

陈四光认为,政府还是缺乏实践经验,没有形成良性的发展模式,没有样板工程,没有可以遵循的成功范例。部分官员专家化,到处参加活动,到处讲演,年年出书,缺乏到一线扎实调研,有时候是纸上谈兵。

陈四光呼吁政府建立“非遗特区”,政府不应将自己看成权力机构,应看成服务机构。

照现在的速度几百年才能评审完中国的非遗

截止目前,国务院用了约20年的时间先后评选了4批1372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项目, 13087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项目。然而中国历史悠久,非遗项目众多,泛非遗项目近70多万项。即使“国家+省+市+县”4级保护体系同时运作,“以这个速度要评到500年以后都评不完”。

一些非遗项目可能还没等到保护,就已经消亡殆尽。因此陈四光建议,官方应该有计划和紧迫感,在非遗文化发展中尽快解决重申报轻保护,重形式轻内容,重守旧轻传承,重技术轻文化的问题。

政府应该大胆鼓励“非遗创新”

非遗的保护必须趋于务实,注重非遗传承人、非遗事业传播者与现代科技、现代生活的结合,让互联网、智能技术、数字化技术在非遗领域的应用更加广泛。

现在,官方和民间还有一种声音,认为“非遗是不能够创新的,所有的非遗传承人都应该被保护”。陈四光断然否定了这种思想: “如果非遗不能创新,人类的文明就走到尽头了,”陈四光认为,“非遗应该为明天而创新,变化才是永恒不变的主题。”他举例,元青花瓷在元朝是最好的,到了明朝万历年间,技术愈加完善,而发展到了清朝,更加的丰富多彩。须得承认,保护即是创新,想要保护得好,必须创新得好。

陈四光建议官方应该坚定不移,大胆定位“非遗创新”。创新是传承的基础,传承是创新的目的。只有让传承人及传播队伍进入现代生活,与现代生活融为一体,才是传承之道。

不是所有的非遗都要传承

至于要不要保护所有的非遗项目,陈四光明确反对:“象牙雕刻技艺是非遗,为了保护非遗我们要一直猎杀大象吗?雕玉技术是非遗,就应该把和田玉挖掘干净吗?海南黄花梨是非遗,就要不惜一切代价砍伐海南黄花梨吗?”

“可以大胆地说,不是所有的非遗项目到今天都要保护。没有促进人类进步的,可以拒绝,让其消失!”“非遗人”陈四光对“非遗”内部的问题不含糊。举例,雕刻象牙的技术可以用于雕刻牛骨、猪骨,雕玉技艺同样可用来雕刻石头,喜欢海南黄花梨,但却不能过度砍伐,如果我们喜欢杨树柳树,是不是这些树木也要消失殆尽了?

中国非遗“内忧外患”不能“头疼医头脚疼医脚”

以上种种,被陈四光列为非遗内忧。“内忧”尚未解决的同时,我国的非遗事业还面临着严峻的“外患”。

很多国家现在抢着“申遗”,中国还没有像韩国、日本那样开始保护自己的非遗知识产权,这会导致非遗保护严重的“外患”。以非遗列入世遗名录为例,其影响力必能突破属地限制,继而转身成为“地球名片”。从经济角度来看,申遗同样是一个资源升值与变现的过程。随着知名度提升,旅游产业也会强势扩张。“世遗”本身就是一个极具市值的品牌,而“申遗”大致也与一场品牌推广无异。简而言之,即“文化搭台,经济唱戏”。所以,“外患”让我们失去文化身份的同时,也失去了经济领域的主动权。

2015年11月19日,在全国政协召开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与保护"双周协商座谈会上,陈四光提出,非遗发展是系统工程,不能“头疼医头,脚疼医脚”,让非遗文化与市场成功对接,通过市场流通实现非遗“活态化”发展,以展示带动流通,以流通实现传承,流通才是最好的保护与传承。现阶段,应该建立非遗示范基地,打造全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中心。

此次接受中国网中国政协频道记者(微信号:cppcc_china)采访时,陈四光又提出了几点建议。他认为,中国非遗应当走出去,走进国际大众生活;带出去,向国际友人呈现中国礼物;还要打造中华民族大舞台(中国非遗大舞台),把非遗中原生态的音乐、舞蹈。曲艺、杂技、戏剧、民间传说等编排成一场场别开生面的民族国粹大汇演,呈现给世界各国的朋友们。

“我们非遗人应该树立文化自信和民族自信,发扬大国工匠的精神。把非遗文化的元素植入到生活中去,让外国友人到了中国之后,吃的、用的、送给亲人朋友的,每一件都带有中国传统文化元素,传播中国文化的理念”,陈四光说。

非遗也需要经纪人

非遗的传承最终还要靠人才。

陈四光认为,非遗人才有三方面的概念。第一种就是非遗传承人;第二种应该是非遗传播者,相当于非遗经纪人;第三种是非遗机构,比如社会组织、公司机构对这个领域的介入。

陈四光建议,可以运用非遗人和经济公司合作的商业模式传承发扬非遗文化。比如个人设计的产品与公司合作,非遗人以文化入股。这样有利于形成非遗的知识产权保护,又促进了非遗的传承。

陈四光认为,非遗的发展必须要“量化”,要有标准,有细则。只有制定更好的非遗标准才能在国际上流通,只有量化的标准才能让国际世界为我们的非遗产品买单。

与此同时,让社会组织发挥智慧力量,精准定位,将现有的文化资源同社会各界的优势资源有机结合起来,参与各方各取所需,平等互利,才能彻底解决非遗人才的缺失问题。

当成熟的市场机制进入非遗领域,才会推动其发展。

陈四光说,我们应该大力弘扬大国非遗工匠精神。作为非遗工作者,在品德上要做到:爱国奉献、诚实守信、不忘初心、奋发图强;在技术上要做到:精益求精、持之以恒、推陈出新、续写经典;在职业上要做到:爱岗敬业、艰苦卓绝、自强不息、匠心筑梦。

据陈四光介绍,目前为止,已有至少50名政协委员计划与他联名提交 “打造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中心”的提案。中国非遗人的努力,值得我们拭目以待。

 

《议库》积极响应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成立65周年大会上提出的“探索网络议政、远程协商”的号召,在移动互联网大发展的背景下,由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中国网)中国政协频道创建的全国首款专门探索“网络议政”,服务各级政协组织和政协委员的移动端平台和配套解决方案。全国两会期间,政协委员邀请您下载登陆议库,完善政协委员提案,和政协委员共商您关注的大事。

欢迎扫描二维码下载《议库》APP

相关阅读:

看病难看病贵是伪命题?政协委员赵平温建民“刷心”你的“姿势”

姜昆陈四光:非遗传承人可成为一带一路上的文化使者

中国人的“活法”出问题了?苏士澍王东林深解中国文化自信

中宣部原副部长吴恒权:新闻应接地气 避免套话空话

对话姚爱兴:"精准扶贫"路上的宁夏方案是这样写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