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政协要闻
两三人谈:看病难看病贵是个伪命题?
发布时间: 2017-03-03 22:07:22  |  来源: 中国网  |  作者:  |  责任编辑: 付文一

 

中国网  秦金月  北京 报道

精彩观点:

★赵平:县里不是没有优质人才,而是优质人才通过继续深造等方式去了大医院。

★温建民:看病难看病贵是个伪命题,我几年前就提出来了,也在网上挨了不少骂,不过我还是要说。

 

2017年1月9日,国务院正式印发了《“十三五”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规划》,明确提出了“5+1”任务:“5”是建立科学合理的分级诊疗制度、科学有效的现代医院管理制度、高效运行的全民医疗保障制度、规范有序的药品供应保障制度和严格规范的综合监管制度,以便通过医联体、医共体、专科医院联盟等形式,健全医疗服务体系上下联动的分工协作机制。“1”是统筹推进相关领域改革,主要是:健全完善人才培养使用和激励评价机制,加快形成多元办医格局,推进公共卫生服务体系建设。此举无疑加快了医改的节奏,医改有望在2017年全面开花。

3月1日,中国网政协频道和《议库》APP邀请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癌症基金会理事长赵平和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中医科学院望京医院骨科主任温建民录制“议库两会三人谈”系列视频节目,共话医改和健康那些事儿。

【议库两会三人谈】看病难看病贵在中国是伪命题?政协委员赵平温建民”刷心”你的姿势

3月1日,中国网政协频道和《议库》APP邀请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癌症基金会理事长赵平和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中医科学院望京医院骨科主任温建民录制“议库两会三人谈”系列视频节目,共话医改和健康那些事儿。

建立覆盖城乡居民的医疗卫生制度,关键在人才

“县里不是没有优质人才,而是优质人才通过继续深造等方式去了大医院”,赵平认为,相对于“下沉”基层医疗机构的迫切需求,我们的优质人才是“逆向”的。温建民则认为,人才最重要,“只有硬件还不行,还要有软件,软件最关键的就是人,人最关键的就是人才”。但我国基层医疗机构目前面临着卫生人才紧缺,“后继无人”的状况。《“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指出,2020年的战略目标是建立覆盖城乡居民的中国特色基本医疗卫生制度。在3年的时间内,实现这个“小目标”还面临着哪些困局?如何引导人才下基层?

赵平认为,中国的经济发展是不平衡的,其一是东西部不平衡,其二是城乡不平衡。“从目前的医疗布局来讲,优质的医疗资源还是向大城市和大医院倾斜。以县医院为代表的农村医疗资源在医疗服务能力上和大城市的三甲医院还存在着一定的差距”,这就是我们所面临的困难。

温建民则特别指出,这个问题的关键就在人才。“必须要有好医生,要有好的医疗卫生队伍”。如何让人才流动到基层,尤其是县乡村,是非常重要的。赵平赞同这一观点,并认为,加强基层医疗体系建设,“需要平台,需要政策,同时也需要一个比较长的周期”。医学人才的培养,绝对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够完成的,这项任务是非常艰巨的,既然目标已经明确,就要想方设法向前推进。

医疗人才为何难以“下沉”到基层?赵平说,薪酬是其中的一个原因。现在,大城市大夫与县城大夫之间的工资待遇可能有两倍、三倍甚至四倍的差距。医务人员待遇问题直接影响了这个群体的积极性。

温建民还特意提出乡村医生所面临的种种问题。在某种程度上,村医兜底中国农村医疗卫生,因为他们面对的是最基层的患者群体。一旦这个“底”兜不住,将会是一个非常可怕的局面。因此,村医的养老、福利待遇等问题必须受到政府的重视。

同时,需加强对村医的培训。赵平告诉记者,中国癌症基金会筹集到两千万元,要在三年之内,为一千个县的一万名医生做肿瘤学的培训。“要让县里的医生知道肿瘤是怎么回事,怎样正确的诊断,怎样正确的处理,能治就留下来治,不能治就要转院。这是对病人的负责,尤其是对农民病人的负责”。

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现象在农村并不罕见,此举为农民患者带来了福利,因此也获得了广大基层医生的积极响应。

【议库两会三人谈】看病难看病贵在中国是伪命题?政协委员赵平温建民”刷心”你的姿势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癌症基金会理事长赵平

医保全覆盖是伟大创举,但需解决低水平的问题

财政部数据显示,我国职工医保、城镇居民医保和新农合参保人数超过13亿,参保覆盖率稳固在95%以上;新农合和城镇居民医保财政补助标准从2010年的每人每年120元大幅提高到2016年的420元。

两位委员在谈到医保全覆盖时,盛赞全民医保是一个“伟大的创举”。赵平谈到了他在农村的经历,农民兄弟们告诉他:“今天的新农合就像当年的土改一样,因为农民看病再也不用担心了”。

但两位委员同时也提出,现在全民医保的覆盖水平还是比较低的。以当前的财政补助标准来看,并不足以满足每位病人的需求,但财政却承担了不小的压力。

财政部数据显示,2011年至2016年,中央财政共安排新农合和城镇居民医保补助资金9930亿元、公共卫生服务补助资金2618亿元、公立医院补助资金782亿元。另外,从2012年起,中央财政每年安排补助资金支持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和村卫生室实施国家基本药物制度,至2016年共补助455亿元。

中国的人口基数庞大,全民医保不仅需要政府加大投入,也要依靠社会力量。温建民建议,在医保的基础上,可以补充一些商业保险。

与此同时,赵平认为,分级诊疗是一个较好的解决办法。让更多的病人在基层医疗机构就能得到良好的救治。这也需要提高基层医生的医疗水平,提高基层医院的服务能力。

【议库两会三人谈】看病难看病贵在中国是伪命题?政协委员赵平温建民”刷心”你的姿势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中医科学院望京医院骨科主任温建民

看病难看病贵是个伪命题,委员:挨骂也要说

“看病难看病贵是个伪命题,我几年前就提出来了,也在网上挨了不少骂,不过我还是要说,”温建民并不回避网友对他的观点的争议。

温建民现任中国中医科学院望京医院骨科主任,但早年也在国外当过医生,对国外的医疗体系有比较深入的了解。“没有去过国外的人没有资格抱怨中国看病难、看病贵,但中国和很多国家相比并不是看病难看病贵”。

“比起国外的那些病人,我们幸福多了”,温建民说,“只不过很多病人想看名医。古今中外,不论如何改革,都不可能满足所有病人让名医治病的愿望,名医的资源是有限的。”

温建民认为,“老百姓一定要转变观念。现在基层医院门可罗雀,可是这些医院的医生也是有行医资格的,为什么老百姓就不愿意找这些医生看病呢?”如何引导老百姓有序的就医,是我们需要思考的一个问题。

关于“看病贵”,温建民则认为,中国医院目前的收费并不高。病人之所以感觉“看病贵”,究其原因,还是“谁掏钱”的问题。温建民举了个例子,“假如我看病花了十万块钱,有人帮我掏钱(能报销),这并不贵。但如果我自己要掏两万块钱,那就觉得贵多了。这是个相对的问题”。

温建民认为,看病的费用不能让政府全部来负担,而应该由政府、社会和个人一起负担。现在国际上一些高福利的国家已经不堪重负,我们要避免重蹈覆辙。

健康的标准不好评定,但要重视生存质量

《“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第一次将健康中国上升到了国家战略。这也引发了人们的思考,健康的标准应该是什么?

有意思的是,两位医学界的委员都认为,他们无法给出确切的健康标准。温建民说,健康的概念跟我们的寿命一样,是与时俱进的。健康不仅指生理上、肉体上的健康,也包括精神的健康。所以健康的标准很难量化。

如果一定要给出一些参照指数,温建民认为,健康需要我们拥有一个良好的生活习惯。《黄帝内经》提出“上工治未病”,最好的大夫不是在疾病发生以后才治疗,而是以预防为主。这也是中医一直提倡的“治未病”的理念。

赵平则认为,预期寿命可以评价一个国家的健康水平。中国人的预期寿命相较于解放前已经有了大幅度的提高,也说明我们国家的健康水平有了提高。

此外,生存质量也是一个判断的重要标准,这包括身体上的和精神上的健康状态。

“你觉得好就应该是好,好不好是你的感觉,这一点是很重要的,”赵平说。

赵平和温建民同时建议广泛普及健康知识,“健康知识的传播普及有时往往比看病还重要”。好的科普宣传,有助于提高全民健康水平。

 

“议库两会三人谈”系列视频节目总策划:张宁锐 责任编辑:王静、秦金月、吴知音、李培刚、胡俊、江玲、付文一、韩云佳

《议库》积极响应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成立65周年大会上提出的“探索网络议政、远程协商”的号召,在移动互联网大发展的背景下,由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中国网)中国政协频道创建的全国首款专门探索“网络议政”,服务各级政协组织和政协委员的移动端平台和配套解决方案。全国两会期间,政协委员邀请您下载登陆议库,完善政协委员提案,和政协委员共商您关注的大事。

欢迎扫描二维码下载《议库》APP

相关阅读:

罗富和:提高境外网站访问速度 满足开放发展需要

王国庆:任何国家都不能成为遵守国际条约义务的“逃兵”

实体经济“空心化”怎么办?孙太利委员提五建议

全国政协首场新闻发布会今日闭幕 18个热点问题聚焦中国社会各层面

小苹果做成大产业 王国庆讲述精准扶贫故事

中国政协频道 新闻热线/商务合作:010-88824983  传真:010-88824989  合作QQ:2609589921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话: 86-10-88828000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329号 京网文[2011]0252-085号
关于我们 | 法律顾问: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 | 刊登广告 | 联系方式 | 本站地图 | 对外服务:访谈 直播 广告 展会 无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