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政·见
“罗尔事件”不是舆论盛宴 政协委员有话说
发布时间: 2016-12-02 08:44:49  |  来源: 中国网  |  作者: 胡俊  |  责任编辑: 胡俊

在这个瞬息万变、随时能让人癫狂的时代,互联网成了“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的是非之地。在一个社会热点被另外一个热点瞬间冷却,一个谎言瞬间被另外一个谎言替代的汹涌澎湃的舆论世界,发生在中国人身边的“罗尔事件”,来得让人毫无准备。

还原·没真相

2016年11月25日,一篇名为《罗某笑,你给我站住》的文章,以博尔特百米冲刺的速度瞬间刷爆朋友圈。小编我当然也是“难逃”互联网信息大潮的“围剿”,很快这篇感人至深的文章,毫无违和感地占领了我全部的脑细胞。文章至真至诚至纯,充满童话又不失感人,读罢一股心酸涌上心头,毫不犹豫地为这个名为“罗尔”的个人公众号“赞赏”了一笔小款。

 



截止到12月1日下午6点文章数据

 文中一段“罗某笑,不要乱跑,你给我站住!要是你不乖乖回家,就算你是天使,就算你跑进天堂,有一天我们在天堂见了面,爸爸也不理你!”的文字,更是燃起人们心中对白血病患儿、文中主角“罗某笑”的万分怜悯。想必10万+的阅读量、10万+的点赞人数和10万+的“赞赏”人数,足以用大数据统计向世人证明:我们感同身受,我们十分同情这个孩子,我们愿意帮助这个孩子,我们愿意挽救这个和谐美满的家庭......我们愿意相信世界是美好的。

然而,11月30日,剧情突然发生转变。当我们还在满街满巷议论这篇文章的作者——罗尔先生,是如何为患病的女儿四处奔走、筹集医疗费用之时,与作者罗尔同在深圳某杂志社供职的知情人向世人爆料罗尔家底深厚,此事有人在背后营销。

事件主角“罗尔”遭受众多媒体质问 

“不明真相”的群众瞬间陷入“自己的善心被狗吃了”的愤怒。一边是挣扎在死亡边缘的白血病患儿,一边是家底雄厚却佯装贫困“卖文救女”的患儿父亲,……网友愤怒了,媒体也愤怒了,很多人也去赶场这次“舆论盛宴”。

深挖·剧情多

在媒体和网民一轮轮的舆论轰炸下,罗尔承认自己有“3套房”、“一辆2007年买的别克车”、“2016年离职后每月4000元的工资”,同时也向公众解释“两套房是二手房没房产证,不能出售”“深圳的住房每月要还5000元房贷”,然而这些解释并不能平复群众愤怒的情绪。

随后有媒体报道,罗尔在孩子患病期间总共花费不到三万元。对此罗尔好友刘侠风(同为事件当事人)在其微信发文称“罗某笑在深圳市儿童医院住院,每天医疗费用少则一万出头,多则三万有余,一大半少儿医保走不了”。罗尔也曾向记者表示,笑笑生病后,每天医疗费上万。但有网友称,其实报销比例超过医疗费的80%,报销后实际支付的仅2万左右。

11月30日下午,负责治疗罗尔女儿的深圳市儿童医院发出《关于深圳罗某笑小朋友医疗救治的情况通报》,详细说明了罗某笑医疗费用以及医保支付的比例:

第一次住院共29天,住院总费用44375.06元,其中医保支付30730.83元,自付13644.23元,自付比例为30.75%。

第二次住院共28天,住院总费用35961.66元,其中医保支付30987.35元,自付4974.31元,自付比例为13.83%。前两次住院的医保及自付费用均已结清。

第三次住院截至11月29日共22天,住院总费用123907.59元,其中医保支付106332.8元,自付17574.79元,自付比例为14.18%,第三次费用将于出院时结算。

截至11月29日,三次住院总费用合计为204244.31元,其中医保支付168050.98元,自付36193.33元,三次平均自付费用占总治疗费用比例为17.72%。

此通报显示,报销超过80%,与之前刘侠风“一大半少儿医保走不了”的说法大相径庭。

对此,公众将矛头转向此次募集救助罗某笑治疗白血病的善款金额和去向,有网友称仅在“罗尔”个人公众号上的捐赠就超过200万,还有其他形式的捐助也有数十万。那这笔巨款去哪了呢?此前,罗尔在其个人微信公众号发文《我承认,我被钱砸晕了头》,文章道出了对关心支持女儿的亲朋好友和网友们的感谢。他承认每天都有5万元的“赞赏”封顶线入账,还把9月份的第一笔善款32800元中的30000元捐给了10位白血病患儿。然而最后在“飞来横财”面前,他“砸晕了头”。同时他也透露出自己有意策划这一场“网络大事”,而自己患病的女儿“罗某笑”就是这个“网络大事”的主角。

结局·在路上

在和小铜人微信公众号“P2P观察”达成“读者转发一次,给笑笑一块钱”的“口头协议”后,《罗某笑,你给我站住!》的文章在互联网和网友同情心的泛滥助推下走向风口浪尖。这个一开始就有“策划”和“谎言”元素的网络捐助事件,终于在舆论的跑轰下轰然倒塌。

在强大的舆论压力下,罗尔在媒体的镜头前痛哭流涕:“现在我的女儿在生死线上挣扎,所有人都不管我的女儿是不是在(治疗的时候)能够有什么保证,就想知道我是不是骗子,怎么一点同情心都没有,我真的好绝望啊!没有人关心我的女儿是不是在死亡线上挣扎,只想知道我是不是骗子……”

面对舆论压力 罗尔哭诉“没人关心我的女儿”(视频截图)

小编赞同罗尔的一半意思,确实,即便出现何等乱相,我们都应该正本清源,想想孩子,为了孩子。但是,也想纠正一下:罗尔说“怎么一点同情心都没有”的时候应该想想,这件事情的发端,就是源于全社会的善良和同情心,没有同情心,何来捐款,何来你今天的“绝望”?

在2016年最后一个月的第一天,事件当事人罗尔和刘侠风联合发表《关于“罗某笑事件”的联合声明》,声明中表达了对公众的歉意,同时对公众捐助用于治疗罗某笑的善款合计2671110.79元作了安排。事件发生后,深圳市民政局就此事也成立了调查组。



 

“罗尔”微信公众号截图 

联合声明发布不久后,当天下午经深圳市民政局、罗尔先生、刘侠风先生以及腾讯方面四方沟通达成一致协议:“罗某笑事件”260余万赞赏金将原路退还给网友……

声音·想多了

事件发展到这里,是我们每一个人都不愿意看到的结局。小编认为,尤为重要的是:这件事可能深度伤害整个社会的“善意”,阻挡了很多应该受助的处于困难中的人群获得支持和捐助的机会。

事实上,互联网时代下催生的网络慈善捐助机制的确解决了一部分人的困难,同时也滋生了扭曲的变相“诈骗”,利用公众的善心,变卖自己的良心,谋取私利。

中山大学教师“爱心众筹”事件

此前也发生过很多类似的案例,2016年3月12日,何金鹏在其个人公众号 “益人益事” 以中山大学团委工作人员的身份发布《你若安好,便是晴天》,为31周的早产女儿进行 “公益筹款”。据文章描述,他的女儿于31周早产,医药花费大概需要 10-15 万元,而他 “仅有几万元积蓄,无力支付此次的住院费用”,所以呼吁大家向他的私人微信、支付宝及工行帐户打款。

文章发布后,先是由中山大学的学生们大量转发催化(笔者注:何金鹏曾任中大校团委实践部部长,主管学生社团工作),然后引发在中大校友网络的病毒传播。第一篇文章发布 35 小时后,何金鹏于3月13日 23:51 在公众号发布第二篇文章,宣布 “众筹” 完成,金额 “粗算已经超过 80万”,不过有校友对此数字提出提出了质疑,认为实际金额远超 80 万元。

善款用于旅游“晒朋友圈”事件

同年3月,11个月大的女孩洁洁(化名)不幸身患重病,其父母在朋友的帮助下发起众筹筹集医药费,并在短时间筹得近15万元。这本是件好事,但日前有网友在佛山本地论坛上爆料称,获捐后女孩还是离世了,之后女孩的母亲在朋友圈内晒起了出国旅游以及各种美食的照片。不少人质疑,捐出的善款被女孩的家人挪作他用。对此,女孩的父亲卢先生极力否认,表示从未滥用善款用于吃喝玩乐。

委员声音

对于移动互联网平台出现的新现象,应该以更好的平台开放,及时将信息公开,让政府也参与进来。通过平台来进行适时监控和必要监管。微信朋友圈是一个半封闭的圈子,怎样监管现在还没有一个有效手段,在这种情况下,适当的规避是必要,但也并不是限制,而是在慈善法草案中不保护这种行为。

——全国政协委员、清华大学公益慈善研究院院长 王名

 

罗尔的行为属于个人求助,是公民的一项正当权利,不属于慈善,但给罗尔钱的个人是捐款行为,属于慈善。《慈善法》对该行为不调整,换句话说,《慈善法》不提倡也不禁止,不存在违法的问题。

——全国政协委员、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原副主任 阚珂

 

罗尔的行为不属募捐,而是个人求助,并不违法。但如果是故意夸大其词求助,获得的金额和社会影响巨大,就涉嫌欺诈。

——清华大学公益慈善研究院副院长 邓国胜

 

我国目前有上亿人口需要社会救助。公益慈善事业是全社会的责任和义务,需要更多的企业、更多的人、更大范围地参与和奉献,倡导和助推全社会的公益活动。国家应该从顶层制度设计上,放开财税制度限制,政策倡导和鼓励社会公益事业。

——全国政协委员 蓝逢辉

 

相关阅读:

学习越好越嫁不出去?政协委员关注讲出了更多

“代购空气”这事你造吗?已经议翻天了!

中国政协频道 新闻热线/商务合作:010-88824983  传真:010-88824989  合作QQ:2609589921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话: 86-10-88828000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329号 京网文[2011]0252-085号
关于我们 | 法律顾问: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 | 刊登广告 | 联系方式 | 本站地图 | 对外服务:访谈 直播 广告 展会 无线
中国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