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史
李烈钧之子:父亲宽容审判张学良案
发布时间: 2014-05-12 14:20:36  |  来源: 百度百家  |  作者: 周海滨  |  责任编辑: 林强

李赣骝 李赣驹|口述*

*李赣骝:江西九江武宁人,李烈钧幼子。1933年8月出生于上海,1955年1月毕业于哈尔滨医科大学俄文医学系。历任北京中苏友好医院内科翻译、中直第三医院内科医生、河北邯郸市第一人民医院副主任医师、邯郸市副市长、河北省政协副主席、全国政协常委、副秘书长、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中央委员会副主席等职,出任中华中山文化交流协会副会长、民革孙中山研究会副会长。

*李赣驹:李烈钧次子,上海市黄埔军校同学会会长,曾任上海市政协常委、民革上海市委副主委。

周海滨|撰述*

*周海滨:口述历史作者,著有《失落的巅峰:六位中共前主要负责人亲属口述历史》。这是百家周海滨即将在生活 读书新知三联书店出版作品《失落巅峰:国民党将领后人在大陆》(暂定名)第一篇分享文章。

    ▊▊张学良与蒋介石。(资料图片)

李烈钧电骂张学良:何以为子,何以为将,何以为人

“1936年12月12日,张学良在西安扣留了蒋介石,我父亲打电报给张学良,因为我父亲跟张作霖算是同辈,张学良算是我父亲的下一辈。我父亲打电报说,你不能把我们的统帅扣留起来,这影响我们国家的大局,意图是很好,共同抗日,但是你不能扣留统帅。”

李烈钧在电文中谴责张学良说:“君非雨亭公之嗣?父仇未报,更酿内乱,何以为子?以怨报德,威劫主帅,何以为将?天下重足而立,侧目而视,何以为人?

1936年12月25日,张学良将蒋介石释放,并陪同蒋介石回京。李赣骝说:“25日正是父亲等人领导的护国起义纪念日。无论父亲在何处,每年的这一天父亲都会设宴宴请朋友,每次都请好几桌,都是当年起义的或是他们的后代。在当天举行的纪念会上,父亲任主席,商量营救蒋介石的大计。正在议论的时候,何应钦突然接到电话说蒋介石已经平安离开西安来到洛阳,第二天就能回到南京。父亲于是大摆宴席,庆祝蒋介石脱险,也为了纪念云南起义再造共和。父亲对张、杨发动西安事变是极为反对的。”

▊▊1936年12月27日,中央社播发杭州27日电:蒋坚忍22日飞洛,26日晚送委员长行后返杭。蒋(坚忍)曾对某报记者谈西安事变暨营救经过颇详,兹特转录其关于营救蒋委员长经过之谈话,约志如次:蒋夫人首先下机,即低嘱余,委员长畏烦勿与多言。次宋子文下机,时委员长尚在机上,以目视余等默然不语。见委员长以两周来忧心国事,精神不尤疲倦,余等睹此,不禁热泪夺眶而出。即扶委员长下机,张学良亦随同护送,最后下机,见机场空气严肃热烈,面部甚现紧张和愧耻之色。时洛军分校员生已赶至,一见委员长,即大呼委员长万岁不止,声震天地,并有多人流泪者,委员长亦大为感动,与沉默中露悲怆之意。旋恐众或将对张学良难堪,急嘱余等照顾副司令,并令张学良与其同乘汽车,委座精神之伟大,乃益使在场各人感奋矣,当晚委员长与夫人暨宋子文张学良均宿军分校,对室而居,26日晨,于右任、刘峙、黄杰、庞炳勋、王柏龄等,均自各方赶到,晋谒致慰,委员长以各方盼望殷切,乃至26日晨遄返南京云。(资料图片)

▊▊蒋介石口头承诺停止“剿共”、实行联共抗日等条件后,于12月25日获释离开西安。图为12月26日蒋介石抵达南京,迎接者为国民党主席林森。(资料图片)

1936年12月26日12点20分,宋美龄陪同蒋介石返抵南京明故宫机场。南京鞭炮声震天,蒋介石的政治声望到达了巅峰。

当时18岁的李赣驹也在人群中迎接蒋介石,他发现了宋子文和张学良的行踪。李赣驹说:“飞机停得很远,我看见蒋介石下来了,就跟随众人齐道:‘辛苦、辛苦、辛苦!’大家都慰问他(蒋介石),飞机就开到那头跑道去了。两部汽车里,张学良下来了,那个汽车也秘密地开走了,开到宋子文家里去。”

12月29日,在国民党中央举行的以如何处置张学良为主题的政治委员第32次会议上,会议作出决议,把张学良“交军事委员会依法办理”,同时“一致推李烈钧为审判长,组织高等军事法庭会审。” 审判官由我父亲指定为朱培德(代表中央军)、鹿钟麟(代表西北军),以示公平。

“蒋介石为了让我父亲审判张学良,还把我父亲的军衔提了一级,本来是三级上将提到二級上將。本来,他和张学良是同级军衔的,现在审判张学良,要比张学良高一级才行。”

在高等军事法庭会审开庭的前一日,即12月30日,李烈钧前往谒蒋介石请示。

李烈钧曾回忆当时情形:“坐定,(蒋)询余曰:‘审判长对此案如何办理?’余静坐于旁答曰:‘张学良在西安似叛逆行为,有谋害主帅意。但能悛改,亲送委员长返京,愿委员长宽大为怀,赦而释之。’”但是蒋介石“未答”。

李烈钧为了说服蒋介石,特举春秋战国时的例子(即寺人披请见,齐桓公置射钩,而使管仲相[1])。他然后接着说:“奉国府特任钧为审判长,当依军法办理。”蒋介石于是说:“君慎重办理可也。”

李赣骝对父亲的做法很理解,“对张案的审理,父亲是持宽容态度的。”

12月31日,高等军事法庭会审正式开庭审理张案。如今的南京羊皮巷新街口商圈,是当年南京军事法庭的所在地。当年萧瑟的审判现场,李赣骝无缘亲历,通过父亲的回忆,他还原了大致的经过。

审判时,父亲对他很客气,进来的时候,请他坐,例行问话都问了,张学良说我有一个问题请教审判长,不知是否可以。父亲说,可以。

张学良问,“当民国二年审判长在江西曾起义讨伐袁世凯,有没有这事。”

父亲说,“是啊。”

张学良说,“为了讨伐他的专制行为吧?”

父亲说,“是”

张学良说:“我在西安的行为,也是针对中央的独断。”言外之意,当时袁世凯是你的上级,你为什么能反对你的上级呢,而我就不能反对我的上级,他不对我就要反对他。

我父亲下不了台,拍了一下桌子,斥责说,“怎能把袁世凯和蒋委员长相提并论。袁世凯是窃国大盗,蒋委员长是什么人,人格高尚、事业伟大,岂袁世凯所能望其项背,这不能比。”

旁边两个审判官就来圆场了,说这个不能这么说,先休息休息,就休庭了。

我父亲回来就说,“张学良不愧为雨亭(张作霖的字)的儿子”。

“这个事情,张学良的回忆录里面也写了。前几年,我到台湾探亲,去看我姐姐,专门到张学良的故居去了。他的回忆录内对我父亲评价很高,他说最满意的就是我父亲的这句话。”

与李赣骝不同的是,李赣驹以李烈钧少尉副官身份全程参与了审判过程。李赣驹回忆说:“张学良穿了一件长袍子,大概是羊毛的吧,古铜色的衣裳,(他)没有穿军服,拿了把小手枪,哎呀,谷正伦说,你怎么带手枪来干什么?他说我不是的,我报告你,我知道今天审判完了,我不能回去了。假使我关在什么地方,这些特务要来侮辱我,我就自杀!”

在审判庭开庭之前,宋子文曾短暂地停留。李赣驹说:“上午开庭,军事委员会九点多钟开庭,我父亲他们都穿军服的。我父亲说不要旁听,宋子文就带他(张学良)上来,上来以后谷正伦上去了,就说请宋先生先回去。(然后说)汉卿,你到那边去坐。宋子文知道这个不能旁听的,不给他旁听,宋子文就走了。”

李烈钧按照既定程序执行,宣布判决:“张学良首谋夥党对于上官为暴行胁迫,减处有期徒刑十年,褫夺公权五年。”后蒋介石考虑到当时的民意及李烈钧、宋子文等一大批政要的反对,作了一番“虚应故事”的核议后,发布命令:“张学良处十年有期徒刑,本刑特予赦免,仍交军事委员会严加管束,此令。” 实际是变相的无期徒刑。

审判结束后,他又回到宋子文的寓所。李赣驹说:“宋子文车子来接他(张学良),他住在孔祥熙家里面,以后呢,抗日战争起来了,他就到奉化去,蒋介石把他弄到奉化。”

[1] 鲁庄公9年,管仲奉公子纠与齐桓公战于乾时,管仲曾射中齐桓公革带上的钩,后来他投奔齐桓公,齐桓公能听鲍叔牙劝说,置射钩之仇而不问,任用其为相。

▊▊李烈钧,1882年生,字协和,别号侠黄,江西武宁县人,1904年人日本振武学校。毕业后人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第六期炮科。1907年,加入中国同盟会,1908年毕业回国,任江西新军混成协第五十四标第一营管带。后从事秘密反清活动。1911年武昌起义后,出任九江都督府参谋长,发动九江江西海军起义成功,任海军总司令。后任五省联军总司令兼中央军司令,安徽都督。1912年,中华民国成立后,任江西都督。1913年7月,发动湖口起义,掀起二次革命,曾任7省讨袁联军总司令。失败后逃亡日本、巴黎、新加坡。1914年,回国人滇组织护国军,任第三军司令,出兵两广。1917年,任护法军政府参谋总长:1920年11月,孙中山重建军政府,李仍任参谋总长,1924年,拥护孙中山的三大政策,在国民党一大上被选为中央执行委员。1925年,应冯玉祥之邀,出任国民军总参议。1927年初,被蒋介石委任为江西省政府主席,4月,南京国民政府成立,任国民政府委员、军事委员会常务委员、军事参议院院长。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主张抗日。

1936年西安事变后,蒋介石将张学良交军法审判,李为审判长。

1946年2月20日,国民政府军事参议院院长李烈钧在重庆病逝,时年64岁

中国政协频道 新闻热线/商务合作:010-88824983  传真:010-88824989  合作QQ:2609589921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话: 86-10-88828000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329号 京网文[2011]0252-085号
关于我们 | 法律顾问: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 | 刊登广告 | 联系方式 | 本站地图 | 对外服务:访谈 直播 广告 展会 无线